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1 同学聚会,皆为她来(二更完)

作者:渝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江扶月:“他很好。”

    言罢,不再停留,迈步离开。

    刘尽忠目送她背影走远,收回视线,低头看向手里的文件。

    略带薄茧的手指抚过上面留下的文字批注,失神轻喃:“可你们的笔迹一模一样……”

    江扶月在刘尽忠准备的房间洗了澡,睡到日晒三竿才醒。

    刚洗漱完,就接到刘博文的电话。

    “月姐,听说你参加信息竞赛又是满分第一,牛批牛批!”

    “……哦。”

    “就这?!你就不高兴?不兴奋?不激动?”

    江扶月反应平平:“一个星期前就出成绩了,要兴奋早就兴奋过了,需要等到现在?”

    刘博文:“……”说得好有道理的亚子。

    “有什么事直说。”

    那头刘博文握着手机,讪讪一笑:“听说你从帝都回来了,马上又要去参加夏令营。咱们物竞班好像从来没聚过,择日不如撞日,要不就今天?”

    “行。”

    那头,刘博文攥拳无声说了个“Yes”:“下午两点,学校门口集合,成吗?”

    “好。”

    搞定了主要人物,刘博文赶紧在小群里召唤其他人。

    【刘博文】:特大消息!特大消息!我约了大神,今天下午两点,有没有一起的?[得意]

    【侯思源】:你说的大神是月姐?

    【刘博文】:不然还有谁配得上这两个字?[擦汗]

    【侯思源】:我我我!我要去![举手][尖叫]

    【杭浩然】:+1

    【刘斐】:+2

    ……

    【张成凯】:还是文文子靠谱,居然请得动大神,666

    【刘博文】: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可爱]

    【侯思源】:你不嘚瑟会[屎]哦?

    【刘博文】:你奏凯!咱们班13个人都要去是吧?

    五秒沉默之后。

    【侯思源】:除了凌轩还没发言之外,大家都报名了。@凌轩

    等了几分钟,没有回应。

    【侯思源】:他可能没看消息吧。

    【刘博文】:那就先11个人,我订包间了。

    【侯思源】:[ojbk]

    【杭浩然】:那个……咳!默默问一句,能带家属吗?

    【侯思源】:你有狗了?!

    【刘斐】:我好像嗅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张成凯】:要说牛,还是你牛。

    【何鑫】:是我们年级的吗?谁啊?

    【刘斐】:有人开始装死了@杭浩然@杭浩然

    接下来几乎都是八卦不失礼貌的调侃。

    正主被逼得不行,无奈诈尸——

    【杭浩然】:我们年级的,具体是谁下午见面不就知道了,急个啥?

    【刘斐】:不急不急,是不是白雪啊?

    【张成凯】:我怎么觉得是唐若燕?

    【侯思源】:唐若燕+1

    【杭浩然】:……哥屋恩!能带家属吗?@刘博文

    两分钟后。

    【刘博文】:刚问了月姐,她无所谓。你们想带就带吧。

    【刘斐】:那我能带朋友不?

    【何鑫】:我带我兄弟。

    ……

    凌家别墅,此时阳光正好。

    周沁戴着遮阳帽,裹了防晒衣,全副武装在院子里侍弄花草。

    凌轻舟喜欢勿忘我,她便在花园里种满一大片,每日亲自打理,悉心照料。

    那片花田正对主卧和书房落地窗,只要凌轻舟站在窗前一低头,就能看到喜欢的花。

    “太太,中号剪刀拿来了。但花匠说常用的那把坏了,只剩这把,有点重,还生了锈,容易磨手。要不还是让花匠来,您在旁边看着……”

    “不用了,给我吧。”

    “那、我去给您拿副手套。”

    等佣人拿了手套回来,周沁已经熟练地使用剪刀开始修剪。

    “太太,您这是何必……”

    “没关系,早就做习惯了。”

    骄阳似火,花香盈动,周沁专注的脸庞滑落晶莹的汗珠,嘴角却始终挂着恬淡的微笑。

    这时,一阵流畅动听的钢琴声自别墅传到花园,悠悠回荡在空中。

    “阿轩在练琴?他不是约了老师来上课?”

    物竞夏令营迫在眉睫,凌轩最近都在上物竞课,还主动让凌轻舟找了更好的竞赛老师来帮忙制定训练计划。

    原本每周两次的钢琴课也被他缩减到一次。

    佣人:“刚才听见少爷在客厅打电话,让老师今天不用来了。”

    周沁蹙眉。

    “最近阿轩房间几点关的灯?”

    “基本都在凌晨十二点半,有几次过了一点。”

    “胡闹!这怎么行?”

    周沁放下剪刀,进去别墅,洗干净手,连头发也没来得及整理便急匆匆上了二楼。

    很快,还留在花园里的佣人听见钢琴声断了。

    “……妈,我心里有数。”

    “阿轩,你成绩够好了,加上咱们家这样的条件,真的没必要太用功。”

    对此,凌轩不置可否。

    以前他多多少少也有这样的想法,自己年级第一,家境富裕,别人还在山脚的时候,他就已经站在顶端了。

    可江扶月的出现打破了他自以为是的“优越感”。

    原来他站在的位置还远远达不到“顶端”,有个女孩儿站得比他更高,并且还在不断向上攀爬。

    他还有什么资格沾沾自喜?

    “……阿轩,你听见妈在说什么没有?”

    凌轩抬眼,“?”

    周沁无奈:“年纪轻轻不要熬夜,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了健康,其他一切都是空谈。”

    “好,我知道了,以后会赶在十二点之前睡。”

    “嗯。妈妈相信你说到做到。练琴吧,我先下去了……”

    “妈!”凌轩突然开口。

    周沁止步回头,目光温柔:“怎么了?”

    “你觉得我参加信息学竞赛怎么样?”

    “信息学……竞赛?”

    凌轩点头。

    “可你不是已经参加了物理和数学吗?竞赛难度不小,本来你参加两科就很分散精力了,如果再增加一门,可能会吃不消。”

    凌轩嘴角一抿,拉成一条直线。

    “再说,你之前根本没接触过信息学,怎么会突然想到参加竞赛?”周沁疑惑。

    凌轩:“能者不是应该多劳吗?”

    “傻儿子,那你有没有听过‘术业有专攻’?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天赋也只是单方面,后天培养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有限的精力投放到与最强天赋相关的领域,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妈,你说有没有可能一个人在兼顾学习的同时,还参加三门学科竞赛,并次次都拿第一?”

    而且还是满分。

    周沁摇头,以为儿子说的是他想要成为的那种人,并没有往现实原型那方面猜。

    “傻儿子,怎么可能?你就是对自己要求太高。有一点你必须清楚,这个世上没有谁是全能的。”

    凌轩垂眸,睫毛轻颤:“不是……”

    “什么?”

    “有人可以做到。”

    那个人叫——江扶月!

    不久前在NOI国内选拔赛中又以满分拿下第一。

    这是继物竞初赛、复赛、月考后,第四次满分夺冠。

    她没有专业的教师补习团队,也没有挑灯夜战,甚至还三心两意,平时在课桌底下偷看课外书,但她就是比他分数高、排名好。

    凌轩突然从心底生出一种无力。

    似乎他再怎么刻苦,也翻不过这座名叫“江扶月”的大山。

    周沁看穿了儿子焦虑,沉吟一瞬:“阿轩,你知道成功者的共通点在哪里吗?”

    “天赋?”

    周沁摇头。

    “坚持?”

    “还是不对,”周沁说,“是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优势,也清楚自己的劣势,从而扬长避短。”

    凌轩皱眉。

    “我举个例子,你爸是做日用品生产与包装起家的,可你爸本人并不会生产日用品,甚至连一个包装盒怎么封口他都不知道。当你站到一定高度,很多事其实并不需要你亲力亲为,只要掌握了那些拥有这项技术的人,也就掌握了这项技术。”

    “这就是统治者的魅力与学问。”

    凌轩若有所思:“……可拥有技术的人或许并不愿意被掌控。”

    “那是因为你手上还没有足以吸引对方的筹码。”

    “比如?”

    周沁:“你有,但对方没有,或者说对方稀缺的东西。”

    凌轩似乎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好了,妈也就这么一说,你听听就行,总之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咱们家什么都不缺。”

    “嗯。”

    “对了,刚才路过你房间,听见手机一直在响。”

    “我去看看……”

    五分钟后——

    “妈!我有事出去一趟!”

    周沁闻言,洗水果的动作一顿:“做什么?”

    “同学聚会。”

    “马上快两点了,什么聚会挑这个时候?”

    “物竞班的。”

    “哦,那你去吧,零用钱够花吗?要不要给你同学带点车厘子?刚从智利空运过来的。”

    “不用了。”话音未落,人已急匆匆出门。

    ……

    下午,两点整。

    江扶月提前几分钟到,却见一堆人早就等在校门口。

    刘博文跳起来朝她招手:“月姐,这边——”

    她走过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前往事先订好的包房。

    江扶月和刘博文落在后头,并肩走着。

    “怎么这么多人?”她低声问道。

    晃眼看去,少说也有十五六个,里面还混了几张生面孔。

    刘博文讪笑着摸了摸鼻子:“还不是杭浩然,他要带家属,其他人也跟着有样学样。”

    “……”

    这时,一阵仓促的脚步声自身后传来,稍显凌乱。

    片刻,男生温和不失礼貌的嗓音传来:“抱歉,我迟到了。”

    “呀!凌校草来了!”

    “之前群里不是怎么@都没回复吗?这会儿突然出现,不会有什么事吧?”

    “少阴谋论!能有什么事?不愧是校草,好帅呀……”

    凌轩:“不好意思,手机一直在充电,所以没看到群消息。”

    “没事没事,也不晚嘛,刚好两点。走吧,大家一起。”

    众人纷纷点头。

    校草人气不是盖的,加上凌轩平时很少参加这种聚会,大伙儿愈发热情,甚至到了众星捧月的程度……

    刘博文挠挠头,小声嘀咕:“还以为他不来了……”

    余光去瞄江扶月,却见她表情淡淡,没什么特别反应。

    啧,连美色都无法打动这姐的心,试问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她多看一眼?

    刘博文心里这么想着,嘴上一秃瓢,就这么不知不觉说出来了。

    “有,”江扶月语调平平,“你现在把裤子脱了,当场跳一段草裙舞,我不仅多看一眼,两眼都没问题。试试?”

    “……”我错了,求不杀。

    这时,明明走在前面的凌轩突然回头,视线越过周围同学,不偏不倚地落在江扶月身上。

    刘博文头皮一紧,反观当事人,厉害了,就跟没看到一样,面不改色,自然也没给凌轩一个眼角的回应。

    你看任你看,我自稳如山。

    “凌校草,找什么呢?”

    “没什么。”他收回目光。

    这一角的暗流涌动,除了两个当事人和刘博文,其他人一概不知,注意力都在杭浩然和他女朋友唐若燕身上了。

    “行啊你俩,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什么勾搭不勾搭,会不会说话?斯文点,行吗?这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对对对,就是这个仓!”

    杭浩然:“我说你们这群损友,差不多行了啊,别太过火,吓着我女朋友。”

    “哎哟!大家还没说什么呢,这就护上了?”

    “我就纳闷儿了,你俩又不同班,怎么走到一块儿去的?也给兄弟们传授传授经验啊,光自己有女朋友算什么本事,你得让大伙儿人手一个才牛X,对不对?”

    “没错,一人血书求上课!”

    众人七嘴八舌,什么话都敢往外吐,饶是杭浩然脸皮厚也险些招架不住。

    更别说唐若燕一个女孩子,早就缩到角落里,拿着手机装模作样打电话,借以躲避眼下的尴尬。

    她目光一飘,落到凌轩清隽挺拔的背影上,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她拨通一个手机号码——

    “喂,林瑶……”

    此时,同样在打电话的还有刘斐:“歪,辞哥,在干嘛呢?”

    那头一阵键盘鼠标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个不停,“有屁快放,老子正忙!干——你俩上啊,锤爆他的狗头!”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卧槽,这样也能死?你俩是猪吗?!”一阵怒吼,伴随着摔摔打打的声音。

    易辞起身离开座位,找网管拿了瓶可乐,咕咚咕咚猛灌两口,才压下那股邪火。

    语气不耐:“你今天抽风了?有话就说,别整那些花里胡哨的。”

    “我不,就要你选。”

    “嘶……皮痒了?”易辞磨牙。

    刘斐:“不选我就不说,但是我保证,你肯定要后悔!”

    “……好消息。”

    刘斐嘿嘿一笑:“这就对了嘛,反正都要从了我,还不如趁早……”

    “你他妈说不说?不说挂了!”

    “别别别……我现在跟女神在一起,正准备去吃饭。”

    易辞翻了个白眼儿:“你女神关老子毛——”

    呃!

    等等!

    “你说谁?”

    刘斐得意洋洋:“我女神啊——江扶月!”

    “草——”易辞暴捏可乐瓶的动作一顿,“丫什么情况?你怎么跟她一起了?”

    “物竞班聚会,刘博文组织的,可以带家属。”

    易辞心下一动,不过……

    “坏消息是什么?”

    刘斐:“凌轩也来了。”

    “啧……”那个小伪君子。

    刘斐:“怎么样?来不来?”

    “来啊!不来还以为我怕他!”

    “嘿嘿,那你得承认是我家属才行。”

    “滚蛋——”

    “说了只能带家属,你不承认,我怎么带?”

    易辞:“……”

    刘斐:“哥,想清楚哟,机会只有一次,你不是想追月姐吗?我可看见凌轩那小子忒不老实,朝月姐那边看了好几回,眼珠子都绿了!”

    “这俗话说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你现在委屈一下,往后就能抱得美人归,把凌轩和姓钟那小子都踩在地板上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

    “闭嘴吧你!傻B!”

    “得!”刘斐点点头,一副“我也很无奈”的样子,“挂了啊……”

    “等等!”

    “嘿嘿……哥?”

    易辞咬牙:“我承认,行了吧?”

    “哎哟喂!活久见,这一刻值得我用一生铭记!待会儿回家我拿个小本本记下来哈!”

    “……”傻X。

    刘斐见好就收,赶紧说了地址:“学校对面肴美食屋,二楼包间,动作快点。”

    “知道了。”

    “没想到辞哥你也有服软的一天,可能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你确定我服软?”少年幽凉的嗓音自那头传来。

    刘斐:“刚才不都承认了吗?你是我家属啊!”

    “嗯,我是大哥,你是小弟。”

    嘎!

    “我……”刘斐想挽尊,可惜通话已经结束。

    不是……敢情他蹦跶了半天,结果还是没占到便宜?

    不带这么玩儿的!

    却说那头,一行人抵达包间,由于实到人数超出预计,不得不临时加座。

    刘博文找到服务员:“麻烦再弄几张凳子。”

    “大概要多少?”

    刘博文当即数了一圈,报了个数字。

    一直表现都较为害羞的唐若燕突然开口:“不好意思啊,能不能多加一张?我还邀请了一个朋友,她现在应该在路上,大概十分钟后到。”

    众人听罢,表情都或多或少有些微妙。

    唐若燕是被杭浩然当做家属带来的,这点他们没话说。

    可家属能再带人吗?

    杭浩然皱眉,压着嗓子:“你怎么不提前跟我商量一下?”

    “用不着吧?”女孩儿一脸无辜:“又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大家出来玩,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又有什么关系?”

    “那你也应该先告诉我!”

    “哎呀,我也是来的路上才和她聊到这个事,顺便就开口邀请了,不然都是一个学校的,多不好?”

    “再怎么说你也不能——”

    “你有完没完?”唐若燕也有些恼了,“平时林瑶请都请不来,也就我跟她关系好,人家才答应了,你还嫌东嫌西……”

    杭浩然一愣:“你请了林瑶?”

    同样反应的还有其他男生:“真是林女神啊?”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怎么地?不仅校草纡尊降贵,校花也要大驾光临。”

    “呵呵……你能不汪汪吗?”

    “汪汪?什么鬼?”

    “舔狗叫啊!再说,林瑶这个校花早就被我月姐PK下台了,你别乱喊,谢谢。”

    “呃!没必要这么较真吧?”

    “事实如此。”

    “那我叫我的,关你什么事?”

    “确实不关我的事,但拒绝舔狗代言也是我的权利。So,你可以shut up了。”

    “……”

    最后刘博文站出来:“行了,那就再多加一张椅子。”

    刘斐默默举手:“两张,谢谢。我家属也在路上,很快就到。”

    他特意强调“家属”二字,和唐若燕邀请的“家属的家属”有着本质区别。

    唐若燕脸色不太好,感觉有被冒犯到。

    刘博文也不知道今天这个聚会怎么就这么火爆:“还有谁要加的?赶紧,现在一起统计,之后不能再添了啊!”

    又有一只手默默举起来,“我,加一个。”

    “不是……侯思源,你搞什么鬼?昨天在群里你不说,现在跑来捣乱,有意思吗?”

    侯思源支支吾吾:“就、临时的。”

    刘博文嘴角狂抽,转身对服务员道:“再加三张!”

    “好的。”

    待椅子上齐,众人纷纷落座。

    江扶月自进门开始就拿着手机在看,目光专注,表情认真。

    偶尔打字,像在回消息。

    至于加不加座、加多少、加在哪里,全部琐事一概不理。

    反正最后刘博文都会处理妥当。

    眼下选座位她也相当随意,直接拉开面前的椅子准备坐下。

    刘博文眼疾手快,冲上去占了她左手边:“月姐我挨着你!”

    侯思源不甘示弱,一屁股坐到她右手边:“月姐,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坐在你旁边特有安全感!”

    江扶月:“?”

    “嘿嘿。”刘博文笑得谄媚。

    “嘻嘻。”侯思源一脸崇拜加讨好。

    “……”

    凌轩默默把伸出去的脚收回来。

    刘斐暗骂自己不够快,没帮辞哥抢到近水楼台的好位子。

    服务员:“可以上菜了吗?”

    刘博文看向临时添家属的三人:“他们还有多久?”

    唐若燕:“马上。”

    刘斐:“两分钟之内。”

    侯思源:“不、不清楚。”

    就在这时,包间门被人推开,身穿藕粉色长裙的林瑶笑意盈盈地出现在众人眼前。

    身形窈窕,长发披肩,白皙的肌肤泛起红润的光泽,宛若夏日里一株盛开的清荷。

    “抱歉,好像迟到了。”

    连声音都优于常人,格外动听。

    “没关系,女神就该压轴出场嘛!”

    “啧啧,你今天准备汪汪个不停了是吧?女神压轴,那前面出场的算什么?女神经啊?”

    “不是……我没那个意思,你看你……误会我了!”

    “打住吧,死舔狗!你女神从进来以后有朝你这儿看过一眼吗?”

    “……”心碎得稀巴烂。

    “瑶瑶你来啦!”唐若燕放下手机,迎上去,“来,你坐这儿,专门给你留的位子。”

    最后一句染上了闺蜜之间才懂的调侃与戏谑,因为旁边就是凌轩。

    林瑶朝她道了谢,优雅地放下肩上的小包。

    待落了座,她随意自然地转头看向凌轩:“好巧,没想到你也来了。”

    “嗯。”惜字如金。

    林瑶抿唇:“我听阿姨说你最近都在做竞赛训练,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去帝都?”

    “后天。”

    “呀!那真是太巧了,我后天也要飞一趟帝都!姥姥过生日,我爸妈人在国外没办法赶过去,只能派我当代表了,就怕到时应付不过来,给家里丢脸……”

    说着有些沮丧地垂下眼睑,不过片刻又重新恢复神采,眼神动作,无一不拿捏到位。

    “既然我们后天都要去帝都,不如一起?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好吧,其实是你要多看着我点,以前我都是跟爸妈一起去的,这还是第一次单独一个人出远门……”

    “不好意思,”凌轩打断她,“我们去参加夏令营的机票是区里统一订的。”

    林瑶唇畔刚漾开不久还未及完全舒展的弧度就这么戏剧性地一僵。

    “这样啊……”她有些遗憾,但又很会调整自己,不过片刻负面情绪便一扫而空。

    “没关系,虽然这次不凑巧,以后还有机会。”

    对此,凌轩不置可否,低头喝茶。

    林瑶:“你喝的什么?看你上去卖相还挺好,我也有点渴了。”

    不等凌轩说话,她旁边另一个男生便殷勤地开口——

    “就是普通的花茶,这里多的是,杯子给我,我帮你倒啊!”

    林瑶:“……”谁不知道是花茶?要你多嘴!

    那个男生:“?”

    就、很莫名其妙。

    他什么时候得罪女神了?

    刘博文:“另外两个还有多久?我让服务员上菜了啊?”

    话音未落,门再次被推开,一道身影风风火火走进来……

    ------题外话------

    二更,七千字,累躺……勤勤恳恳求个月票,小姐妹们垂怜哇!

    PS:小型修罗场安排!话说要不要把谢99也弄进去呢?(托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