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6.橙色的火焰

作者:舞殇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早上好, 狱寺先生。”

    鼬仰起头看着男人表情冷淡的点头,白色头发的男人再一次打量着面前被十代首领钦定成为接任者的“长子”,一年前他没办法接受鼬的出现。

    作为彭格列十代首领沢田纲吉的左右手, 狱寺隼人的警惕心更强, 即便是现在他对于鼬也说不上百分之百的信任。

    如果不是沢田纲吉认定了这位捡回来的孩子, 一口咬定鼬将会成为下一任彭格列, 狱寺隼人也不会在鼬来到彭格列一年之后投入如此大的精力,去培养他成为合格的下一代继承者。

    但是……

    狱寺隼人看着团子模样的鼬, 总觉得任重而道远。

    “所以在训练之前,狱寺先生要与我共进早餐吗?”

    狱寺隼人算得上是标准的工作狂类型,鼬看着男人一副马上就要抓着自己去训练的样子,马上对狱寺隼人提出了共进早餐的邀请。同时鼬还眨了眨眼睛,微微嘟嘴, 看上去无辜又可爱, 这是鼬的必杀技, 对狱寺隼人和六道骸最为有用。

    狱寺隼人以拳抵唇, 对鼬伸出了手一本正经的说道:“确实,吃过了早餐之后才有力气学习。”

    鼬非常自然的把手放入了狱寺隼人的手中, 在狱寺看不见的地方勾起了唇角,一年接触下来鼬对于沢田纲吉身边的守护者们十分的了解,守护者各有不同的性格。

    就例如他身边这位身着深色西装的狱寺隼人, 是他“父亲”的沢田纲吉左右手之一,彭格列家族的岚之守护者。狱寺隼人平日里的性格十分的沉稳,唯独遇见了与沢田纲吉相关,就会变得十分的敏感。

    鼬清楚的知道,这位狱寺隼人先生即便是现在对他也没有完全的信任,在家族里面这是一件好事, 如此庞大的家族总是需要有几位有疑心的人存在。

    鼬仰起头看着迈着小步去适应自己步伐的狱寺隼人,男人是标准的意大利男人,年纪还没有到三十,倒是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像是个老头子。这边鼬光明正大的观察着狱寺隼人,另一边的角落里面传来了喵呜的猫叫声,幼小的猫咪在角落里面缓缓地走出,伸了一个懒腰蹭到了鼬的身边。

    鼬和狱寺隼人同时停住了脚步,狱寺隼人看着抱着鼬的大腿蹭来蹭去的猫咪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瓜。”

    被称呼为瓜的猫咪听见主人狱寺隼人的声音抬起头看了他一样,继续冲着鼬撒娇。鼬把肉呼呼的小手从狱寺隼人的手中抽回来,他蹲下来把身体小小的瓜抱到了怀中。

    名为瓜的猫咪在鼬的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发出了呼噜噜的声音,看的身为主人的狱寺隼人有些无力吐槽,明明是匣武器却像是真正的猫咪一样,更主要的是……

    狱寺隼人看着抱着瓜的团子,瓜是他的匣武器他最清楚瓜的性格,这就是一直拥有标准的猫咪性格的匣武器,即便是主人都不愿意亲近,能够让它撒娇的除了彭格列云之守护者云雀恭弥之外,就只有团子鼬了。

    狱寺隼人心中对于鼬十分好奇的事情之一就是,为什么他很得匣武器的喜欢?因为长得胖吗。

    狱寺隼人这边摸了摸下巴,另一边的鼬就从他的表情里面看出了他的想法,他用手挠了挠瓜的下巴,对于自己胖乎乎的事实没有任何想要反驳的。

    ……

    膝盖上趴着瓜的鼬坐在餐桌边,他看着更加偏向于日式的早餐在心中感慨了一声,他真的很庆幸沢田纲吉是日本人的身份,否则他的早餐都要在高脂肪高热量中进行了。

    彭格列家族大家吃早餐的时间都不固定,沢田纲吉这么多年被训练的习惯了,生物钟早就形成了,每天早睡早起没有特殊情况绝对不会赖在床上,反而是平日里与沢田纲吉同床共枕的鼬还是小孩子的睡觉习惯,能多睡一会就多睡一会。

    同样有这个习惯的还有彭格列的门外顾问,彩虹婴儿reborn。

    一身黑色西装的豆丁轻松地跳上了桌子,坐在了自己专属的位置拿起了厨房早早就准备好的咖啡,他抿了一口杯中的咖啡才抬起头看向长桌另一边的鼬和狱寺隼人。

    狱寺隼人冲着reborn微微点头,十分恭敬的打着招呼,“早上好,reborn先生。”

    鼬用手帕擦了擦嘴角,在身份上他毕竟是沢田纲吉的“私生子”,reborn作为沢田纲吉的老师属于他的长辈的长辈,在礼仪上鼬做到了完美,他从椅子上跳下来微微点头鞠躬向reborn打了招呼。

    reborn对于面前的幼童充满了期待,例如一个隐藏了自己实力的孩子,到底能够被沢田纲吉培养成为怎样的人。

    “狱寺,今天的第一项是什么?”

    鼬微微挑眉,心说所谓的下一任彭格列首领训练已经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即便是世界顶级杀·手reborn对于他的训练也充满了兴趣的样子。

    对此鼬在心中叹了口气,想着彭格列家族的大家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reborn提到了第一项训练,对此鼬也有一丝丝的兴趣,他抬眼看向了正在喝咖啡的狱寺隼人,就听狱寺隼人十分恭敬的回答了reborn,“是测试火焰的属性。”

    狱寺隼人说这话的时候淡淡的看了鼬一眼,他一直都不相信鼬和沢田纲吉之中有某种联系,鼬的“母亲”曾经说过鼬拥有火焰的力量,但是自从鼬成为了彭格列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看见过。

    所以狱寺隼人想要通过第一项测试证明些什么,并且也要证明鼬是否拥有成为首领的火焰。

    火焰,是这个世界非常特殊的存在,就像是鼬使用的忍术,在港口黑~手党中接触的异能一样,而且和查克拉一样,火焰也分为不同的颜色和属性。

    如果想要成为首领,就要拥有点燃天空指环能力的火焰。

    鼬在心里面嘀咕了一下,如果他不是大空的火焰,是不是就可以脱离所谓的首领训练课。

    这种问题reborn可以给鼬一个答案,非常了解微表情的reborn放下了手中的咖啡,一脸假笑的对鼬说到:“不同颜色的火焰会有不同的训练办法。”

    reborn的一句话彻底的打消了鼬的某些想法,他用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似笑非笑的reborn心中清楚,reborn似乎对他的能力存在很多的怀疑,所以他会在这场继承人的训练中亲手堵上鼬的退路。

    没有退路只能迎难而上,鼬吃掉了最后一口早餐从凳子上跳了下去,对一旁的狱寺隼人说道:“狱寺先生,我们可以开始了。”

    梦想定义为咸鱼的鼬还是第一次如此的积极主动,鼬想着要是曾经的“属下”们见到他这幅样子,一定会惊呼他换了一个人的。

    鼬的计划很简单,不能逃避训练,那就坦然接受速战速决。

    所以鼬速战速决的方法就是,在狱寺隼人的把戒指交给他的几分钟之后,点燃了照亮整个训练场的灿烂而又温柔的橙色火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