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八章 纪录片

作者:木鱼和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搞文艺的人,就算是在世俗里打滚,内心深处的文艺气息也总会时不时的冒出来。

    比如说,有时候就见不得什么纯粹的东西,纯净的天,纯净的湖,纯净的原野,纯净的生灵……实际上这些东西就算是不懂文艺的人,看到的时候也会莫名的感觉到其中的美。

    马博奇就是如此,现在他一心想着要去西萨取景,就很认真的听赵起武的‘经验’,或者说是胡扯。

    什么困难都是赵起武凭空想的——他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手机没信号,想给柳清影打电话得飞到城市里。

    但是马博奇就信,记了几页纸的注意事项,一脸的如获至宝,还特意调了个专业剪辑师,来给他做视频。

    然后老马还和赵起武商量:“我有个不情之请,我想说服人去西萨取景,让人来看一下你这个视频。人不多,就三五个,也不会给你说出去的,保证不会影响到你的,如果不方便……”

    赵起武没等他说完,就摆摆手:“没事儿没事,多几个人来提意见更好,我这就是自己拍着玩的。”

    人家都不要钱给帮忙剪辑了,自己还藏着掖着干啥。而且拍的太多,多几个人看说不定剪辑的更快。

    没一会儿就进来几个人,有这年头流行的满头长发的艺术家,有大腹便便的成功人士——后者一看就是投资商。

    老马给双方介绍:“这是牛老板,这是郭导,这是赵……老板,这些镜头就是他亲自拍摄的。”

    郭导是客气的热情,牛老板就没拿什么架子,直接双手握了过来:“赵老板好!”

    这热情劲儿让老赵有点懵,他印象里这种大老板都应该很牛气的才对,怎么这么客气?

    好在也锻炼不少时间,反应过来就也客气的热情……

    然后就是看片子,一大群人围着大屏幕看风景,看赵起武装模作样的感叹。

    牛老板感慨最多:“唉,这好看,我们那地儿现在都看不到这样的天了……”

    赵起武听着听着就知道这位是干啥的了,这时代最火最牛最有钱的那一批人啊!

    怪不得姓牛,就是挺牛的。

    过了一会儿牛老板又感慨:“这些动物,好有灵性的呀!赵老板,像这些动物,如果我想养一只的话,有可能吗?多少钱都无所谓的。”

    赵起武不得不给他解释:“这是保护动物,我给你弄来,咱俩运气好还能去监狱里当几十年的兄弟,运气不好,那就直接吃花生米了。”

    “连那头驴都不行吗?”牛老板不明白。

    “那个是最不行的,它是一级重点保护动物,和雪豹一样,比马熊还金贵,马熊才二级呢!”赵起武再给他解释。“那边动物很多都是被保护的,连野牦牛都是,基本上除了西萨獒什么都保护。”

    “那你的西萨獒我怎么觉得特别聪明呢?我也养了两只,每天牛肉喂着,也挺听话的,但是和你拍的这只比起来,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牛老板又问道。

    “这个,你生意忙,没时间陪它们玩吧!我这个从小带回来就在我身边带着,可能就更能懂我的意思一点,其实都一样的。”赵起武安慰他。

    牛老板还是皱着眉头,看着画面上金子上窜下蹦的,咋看都觉得比自家的好。

    但是又实在想不出来原因,就拿出名片要和赵起武交换联系方式,准备以后再请教一下。

    赵起武就给他留个手机号,反正多个朋友也不是坏事儿。

    ……

    郭导倒是没发表什么意见,就是看,直到看到了拍的牧民过节的那一段,突然开口问道:“赵老板在西萨那边和当地人挺熟的吧?”

    他这猛地一开口,让赵起武愣了一下,随即才点点头:“嗯,就拍摄的这一片地区熟悉点。”

    “哦!”郭导又不吭声了。

    然后看完这群人就客客气气的告辞,老马让剪辑师继续剪辑,拿着自己的记录那张纸跟着跑了出去。

    没一会儿垂头丧气的回来,面对赵起武询问的目光,浑身无力地来了句:“没成,郭导说了,想要去拍摄,得请你当向导。你会同意吗?”

    这句话就白问,赵起武马上开学了,再说去当个向导,能给几毛钱,还不能飞,到时候肯定得跟着剧组坐着车东奔西跑。

    一想到那一望无际的荒野上开着不够‘高科技’的车乱跑,赵起武觉得骨头都有点酥,下意识地摇摇头:“去不了去不了,我马上开学了,真的没时间。”

    老马就没报希望,他去过后海的大宅,也见过这家伙花钱的样儿。这样的人怎么会给他们去向导,闲疯了吗?

    听到赵起武拒绝一点不意外,只剩下一声长叹:“唉!他就知道不行,故意说我呢!”

    不过赵起武也挺好奇的,为什么这个不说话的郭导就盯着自己呢?于是特意找了郭导问话的时候,过节的那一段看来看去,也没看出什么不对。

    干脆就不想了,专心想着怎么剪辑。

    老马则在一旁惋惜:“这么好的景色,你就拿来自己看,太浪费了。”

    赵起武鄙视他,这么大人了还不懂风情,我给女朋友看,这能叫浪费吗?

    过了一会儿老马又念叨起来:“赵兄弟,你这个片子,我觉得如果好好剪辑一下,配上音乐的话,那就是一个纪录片啊!你有没有想过,把它做成纪录片去上映?”

    见到赵起武摇头,一脸不在乎的模样,他还来了劲儿:“要不试试?”

    赵起武再摇头:“马老师,你就别蒙我了。纪录片那得是有意义的,我这就是为了给我女朋友看的。你说它有啥意义?”

    “人与自然啊!”老马一见他回话就激动了。“你看过动物世界吧?你见过谁能把这些动物聚集在一起,和谐相处的?而且这也拍摄出了西萨风光,对宣传西萨地区也有好处的。”

    “不干不干。”赵起武继续摇头。“你说配上音乐的话,得花多少钱?被你一说,我觉得这没个配乐,有些单调啊!”

    “那得看你请什么人了,你要请音乐学院的实习生过来,随便给点钱都行。你要请大师级的,拿再多钱人家也未必给面子。”老马说着又心生一计。“这样,我负责给你配乐怎么样?”

    “你会?”赵起武怀疑。

    “不会。”老马说的理直气壮的。“我找人呀,这方面我还是有些熟人的。也不用你出钱,到时候做好了你随便给我挂个名,咱当记录片去播,有多少收益都是你的。怎么样?”

    赵起武不想搭理他了。

    老马就缠着不放:“赵兄弟,你也看过记录片的吧?还有一些动物世界,人与自然的片子,那些就没咱们自己拍的。你恐怕不知道吧,咱们自己的东西,被千岛国那边拍了几百几千部纪录片,也是少有自己拍的。你说这事儿让人郁闷不?感情咱们这么多人……”

    这都扯到哪儿了?

    赵起武被他软磨硬泡的没法,想了想:“那你弄个不让我露脸的行不行?我可不想被人指指点点的。”

    “行行行,我觉得其实你这配音剪辑一下就可以,这样还能让观众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老马瞬间从语重心长变成喜出望外。“你放心,我肯定把这个做到最好。”

    “那行,赶紧吧,你先帮我弄个我能带回去给人看的。给我做成光盘行吗?回头找个VCD就能看。配音的你慢慢做,做好给我打电话就行。不过这些原版回头你都得还给我,不能给别人看了。”

    “行行行……”老马他能不答应嘛!

    ……

    一天时间也剪辑不完,于是赵起武第二天接着来。

    他也不听别人意见,新手嘛,觉得自己拍出来的东西什么都是好的,就两个舍不得——这也舍不得,那也舍不得。

    老马不吭声,剪辑不提意见,那个说话声音憨憨的大妹子也不来了,所以怎么做全是听他说的。

    最后做出来的还是几个小时的。

    他自己还臭美的不得了,交待老马先帮他做成光盘的,他得去买个VCD机。

    老马完全无力吐槽,直感慨也不知道哪家的女孩,有这么大魅力,让赵起武这个下劲儿啊!

    其实电脑都能看,但是电脑搬回去就不能上网,想联网太费事儿。

    所以才买VCD,结果买完又想给三河镇出租房那里换个大彩电,买了一个想想自己都有彩电看,家里还没有,不行,得买俩。

    买完彩电先偷偷给三河镇出租房送了一套,剩下的这个就先放着。

    然后就去看房买房,继续为房市做贡献。

    看完房子顺带请一帮成管吃顿饭,拉拢关系,也顺带让他们继续帮自己介绍房子。

    吃着饭的时候,又想起来一件事儿,好像自己还欠了点谈不上欠的人情——第一次见外婆的那天,买古董家具,他让杨老板带自己去的,后来东西买完了,按理应该感谢一下的。

    但是那天给钱人没要,自己忙的连答应的早餐都没请,后来一直忙,就没顾上。

    现在既然想起来了,就过去溜达溜达吧。

    ……

    吃过饭赵起武回去喂了一下金子,然后准备出发的时候,想了想把金子就带上了。

    现在它个头太大,有些时候带街上不合适,万一吓到小朋友呢!

    但是也不能一到京城就让它一直在院子里,太委屈它了。

    正好这会儿中午头的,天气这么热,路上人不多,就带上它、

    到了古玩市场,溜达到杨老板的小店里。

    杨老板挺惊喜:“赵老板,你这是带金子来遛弯了!你可是大忙人,欠我的早餐什么时候请?”

    金子这个名字起的就是好,但凡是听过的,基本都能记住。

    “不急不急,我人都来了,能少得了你一顿早餐嘛!”赵起武说着把金子带到角落里,让它趴这里待着。“闲着没事儿,来找你唠唠。你能给咱讲点古董知识不?”

    “你就说从什么朝代开始讲吧?”老杨哈哈一笑。“是瓷器还是铜器,书画还是玉器,没有你杨哥不懂的。不是给你吹,你别看我店小,我在这经营十来年,就没打过眼!”

    “你吹,你使劲吹!”老杨正说的起劲儿,外边进来一老头,一进门就揭穿了他。“你敢发个誓,说你要是被打过眼,就让……你那个听风瓶掉下来吗?”

    看着老头伸手一指,老杨一阵紧张:“别别别,佟大爷,我改了这吹牛的毛病行不行?这瓶子你也知道来历,非得拿它说事儿吗?”

    佟大爷哈哈一笑:“算了,你有客人在,我待会儿再来。本来想找你下棋呢,人老了瞌睡少,中午头也睡不着。你忙着,我等会儿来。”

    “那行,你慢走啊!”老杨目送老头离开,再转过头就有些尴尬。“那个,其实咱也就打眼过那么一两次,做这行当的,谁还没打过眼啊!你说是不是?”

    赵起武呵呵一笑,脸上的表情就说明了一切。

    “你不信是吧?”老杨来劲儿了,转身从身后最高处的货架上拿下来一个铜香炉。“来来来,我让你长长见识。你能看出来这玩意儿是假的吗?”

    “它是假的吗?那你还把它摆那么高?”赵起武懂个屁,他就觉得这铜炉挺好看,既然叫铜炉,想必也是铜做的。

    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老杨也是一时上头,听赵起武的问话,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笑笑:“忘了你都不懂这个,正好,拿下来了我就给你讲讲。”

    赵起武对这个挺感兴趣的:“行啊,这个是假的,我能摸摸吗?”

    “随便看,只要你不摔怎么玩都行。”老杨把铜炉往他这边一推。“我给你说,这个行当呀,生意做着就是你坑我我坑他,想当初……”

    故事就没新鲜的,无非是有人假扮成乡里人,或者压根就是个乡里人,那东西来卖,他老杨没看好,花大价钱买了个假货。

    赵起武听着故事,忍不住插嘴道:“我觉得这个挺好看的呀!你说那边的是真的,我看那边的还没这个好看呢!”

    “嗨!”老杨喝了口茶,给自己添点水又给他加了点水。“你这……我这半天都白说了!这可是古董行当,有用好看不好看来鉴别东西的吗?”

    “反正我觉得这个挺好看,我就打算回头给家里摆几个,多大气啊!”赵起武死不认错。“这个还有点小,回头我买个大的,摆院子里。”

    “你这不是闲的吗?也不怕别人看见了笑话?”

    “不怕。我就是不懂,图个好看,有啥怕被人笑的。”

    “……”

    俩人斗了几句话,才把话题又转移到铜炉上。

    老杨说道:“其实这玩意儿真的能唬人,如果没有高深的本事儿,根本就看不出来假货。不瞒你说,我特意把它摆在这上面,两三年了,能看出来的不超过三个”

    顿了一下继续补充:“其中还有一个,是历史系的教授,人家是凭专业知识,根据年代和这个铜炉的外表见鉴定的。这个玩意儿做的有技术含量,一般人真看不出来的。”

    赵起武看到现在还是觉得挺好看的:“反正我是看不出来,我就知道它是个铜的。”

    老杨听了他的话哈哈直笑:“也不是你一个人这样。我当初也是贪心,其实咱们这是禁止交易夏商周的青铜器的,所以市面有的,基本都是假的。特别是往外卖,那更不允许。以前千岛国就抢走咱们不少好东西,现在他们那还拿出来当国宝展览,现在不是要不回来嘛!”

    “当时见了这个铜炉,我想着偷偷买下来藏着,没事儿自己看……唉,要不说人就不能贪心呢!搞收藏的人都这样,总想藏个别人没有的。”

    赵起武就问:“那这种东西是哪儿做出来的,回头我去买几个,摆我屋里去,反正认出来的不多。”

    “你摆几个,傻子都知道是假的!”老杨鄙视他。“不过你要问哪儿做的,别人可能不知道,我还真知道。我被坑了之后特意去打听才知道的,它是玉州洛市那边做的。”

    “我给你说,这可是看你是外行,不做这行当我才告诉你的,你要出去乱说,可对不起你老哥哥我啊!”

    赵起武好奇:“为什么不能乱说?”

    “你要说了都知道了,别人还怎么坑人?”老杨冷笑。“我倒是不怕,不过回头你得被多少人骂我就不知道了。”

    “嗯嗯嗯,我不说。我就自己去买行吗?他们是不是谁去买都可以?”

    老杨摇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我没去过。一般卖那个的都是摊位上,惹到人了还可以跑。我这开门面生意的,都开了十来年,以后还打算传子孙后代的,把名声做坏了就完了,到时候我这老脸都没处放。”

    “你这个先卖给我吧!”赵起武也利索的很。“我先拿着回去研究研究。”

    “哈哈!”老杨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赵起武发愣:“你要不是我送你去六院看看去?”

    六院就是精神病院,这是和成管们一起的时候学来的俏皮话。

    老杨洋洋得意:“我那时候被坑的时候说过,这玩意儿我非得找个明知道是假的,还打算买的买主,现在我找到了……”

    赵起武脸一黑,扭头就走。

    老杨一下子从柜台后窜出来,想拉他呢,结果旁边一道黄影闪过,吓得他直接跳到了柜台上:“赵兄弟我错了行了吧?你看好金子啊!”

    等赵起武拉住金子,他躲柜台后还不爽的很:“以前还觉得金子挺乖的,没想到它说翻脸就翻脸,还一声就吭就往上扑,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

    赵起武瞬间开心起来:“哈哈,该!”

    老杨也有点哭笑不得:“刚和你开玩笑呢!这玩意儿要了你就拿去,我也是当初气不过才摆这么高的,现在气早就消了,这不是没好意思自己给拿下来。现在你要正好,送你了!”

    “给你钱!”赵起武不占这便宜。“你多少钱买的,我给你。”

    其实就两千多块钱,这玩意儿的技术也值个几百块,不算亏。

    老杨也不知道怎么考虑的,又偷偷摸摸拉着他:“我给你说,你想买这类仿古的玩意儿,还有个地儿,也是洛市的,他们做的瓷器不错。还有个地儿做玉器的……做钧瓷的,这几个地儿都是玉州那边的,你要去了可以都过去看看……还有……”

    老杨说的兴高采烈,这些东西其实行内人也不一定都知道,很多淘古董的假内行更是听都没听过。也就他闲着没事儿,吃了一次亏就死心眼的到处打听。

    但是平时也没处和人说,一说就砸了不少人的饭碗。

    终于遇到不是内行,没什么利害关系的人可以说说——其实他还想着做赵起武的生意,有意讨好呢!

    结果老赵听的脸都有点黑。

    因为老杨说的这些‘技术精湛’的地儿,前面说的那几个不但都是玉州的,居然有个地儿还是兰尾的……

    关键离得还不远,用老家话说就是,去买东西都不用出门嘞!

    黑着黑着他忽然一个激灵,拿了个纸笔对着老杨说道:“来来来,你慢点说,我记清楚点!”

    老杨吓了一跳,老家话都说出来了:“额揍是随便说说,你咋还记上了呢?”

    赵起武已经开始写了,记忆力好,其实听一遍都记得差不多。

    “你不会是打算用这个坑人的吧?我给你说,我可就是给你说说,你回头要是干出什么事儿,可别说出我来……”老杨就是过嘴瘾,看见赵起武这架势,一看就是要搞事情吖!

    “不是不是,我自己买来玩的。”赵起武才不会暴露心里的想法。“赶紧再说一遍,看看我有没有记错的。”

    老杨也没法,只能一再表示自己就是说个地方——他真怕赵起武用这个坑人,因为他觉得老赵是有钱人,要去坑人肯定是有目标的,多半还得和他差不多有钱的二世祖才能被他惦记。

    这种二世祖哪是这么好惹的,说不定赵起武去坑完人,回头人家出不了气,找到他这呢!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事儿,谁还见得少了吗?

    其实老杨真想多了,赵起武就压根没打算去坑人。

    他要做生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