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97章 严世蕃的焦急

作者:余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时雍坊,严府。

    湖畔边上的丝竹声终于停歇,身穿孝服的严世蕃在堂中来回蹭步,急得如同热坑上的蚂蚁。原本他盘算着孝期结束便重回内阁,但不曾想出了这么一个意外。

    这一次跟以前有所不同,弹劾的对象不再是他爹,而是将矛头指向了他严世蕃。偏偏在这个紧要的时刻,圣上却是将奏疏留中不发。

    如果一直扣着奏疏倒无伤大雅,但皇上在这个关节口扣下奏疏,却无疑向外界透露一种信号:皇上要将他严世蕃拿下,同时要将严嵩换掉。

    亦是到了这时,他这才算是清醒过来。

    他严家固然是权倾朝野,更是主宰着很多官员的命运,但权势却来自于圣上的恩宠。一旦皇上的圣眷不在,那他严家注定会就此衰落。

    现在皇上要将他爹拿下,甚至要将他严世蕃进行治罪,若不是准备鱼死网破,他们的手上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筹码。

    “少爷,老爷回来了!”

    一个仆人匆匆进来,向着他通禀消息道。

    严世蕃以前很讨厌老爹回来扰乱他饮酒行乐,但当下却是心急如焚,直接迈步朝着老爹的宅子而去,想要知晓宫中的最新动静。

    如果老爹能带回好消息,或许是直接将那本奏疏带回来,事情便是雨过天晴了。

    严嵩从西苑乘坐轿子归来,这一路上其实并不好受,加上今天的太阳异常的火辣,令到他整个人都显得病怏怏的。

    在这一个六十古来稀的时代,哪怕活过四十岁的皇帝都很少的年代,八十三岁的人可以等同于后世的百岁老人了。

    严嵩躲在竹椅上休了一会,又喝了一口茶参,整个人这才恢复一些精气神。只是想起今天所发生的事,心中当即又感到一阵失落。

    虽然猜到会有这么一天,但这一天却来得太过于突然,以致他亦是措手不及。

    “爹,你怎么突然回来了?皇上现在扣下那本弹劾我们父子的奏疏,这是什么意思啊?”严世蕃径直走进书房,看着躺在竹椅上的老爹当即追问道。

    严嵩躺在竹椅上,抬眼望着风风火火进来的儿子,当即进行纠正道:“那一份奏疏是弹劾你,并没有弹劾你爹!”

    他的声音显得很沙哑,吐字亦算清晰,但却难掩那一份苍老。岁月无情,这一个权倾朝野的老首辅似乎只剩下了皮包骨。

    严世蕃的小聪明伎俩无效,却没有丝毫尴尬地继续道:“爹,这弹劾我,还不是等同于弹劾您,这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嘛!”

    管家严年就站在旁边,深知这话倒不假。严世蕃虽然得罪于人,但却没有跟人形成真正的利益冲突,奏疏的实际指向还是严嵩。

    “如果不是你平日不知检点,给人抓了这么多的把柄,事情又何至于此!”严嵩将茶盏递交给旁边的严年,声音沙哑地训斥道。

    严世蕃心知理亏,当即转移话题道:“爹,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当下你得想着办法让皇上对我们网开一面!”

    虽然事情是因监察御史陈伟那一份奏疏而起,但问题的关键还是皇上的态度,一旦皇上选择继续偏袒于他们,那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躺在竹椅上的严嵩轻叹一声,缓缓地摇了摇头道:“这一次,皇上是不打算再坦护我们了,你爹这个首辅的位置亦算是做到头了!”

    “爹,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严世蕃心里暗暗一叹,当即认真地询问道。

    严年将参茶放好,亦是惊讶地望向了严嵩。严府这些年却没少经历过大风大浪,但却从不见老爷如此沮丧过,敢情事情是真无法挽回了。

    严嵩仿佛更加苍老了,那双混浊的双眼望着严世蕃语重心长地说道:“今天得知消息后,我便想去面见皇上请罪,只是皇上并不见我,让黄锦出来对我说:让我回家教子教孙。”

    实质上,这早已经不是圣上第一次拒绝见他,但通常都比较婉转。只是这一次却不再搪塞,而是直接让他“回家”,这无疑透露着一种很强烈的信号。

    他已经服侍了皇上二十多年,更是直接将西苑当家,如何不知皇上已经生起换掉他的意图。只是有着君臣的情分在,嘉靖亦很难说出口,而他同样装糊涂。

    “他当真无情无义,莫不是忘了你服侍他二十多年的恩情了吗?”严世蕃胸中当即便窜起一团怒火,咬着牙指责道。

    严嵩陡然变色,当即从竹椅直起身子,对着儿子大声训斥地道:“严世蕃,你如果不想让严家满门被抄,你就继续如此叫嚣!”

    虽然他已经年迈,但却仍然明白墙倒众人推的道理。如果现在还不懂得低调,这些话定然会给人大做文章,最终反倒是要将一家老小都搭进里面。

    特别这些年来,他帮着皇上面对百官,却不知被多少人所记恨。

    “爹,我是为你鸣不平,他这样对你太过不公了!”严世蕃面对着怒气冲冲的老爹,当即进行解释道。

    严嵩的眼睛瞪着严世蕃,正色地说道:“我没有什么不平的!连续做了二十年的首辅,八十三岁还能呆在首辅的位置上,古往今来还有哪个做臣子有这种荣焉?”

    事实确实如此,严嵩是做了很大的牺牲,但亦换来了无上的恩宠,这不能说是赔本的生意。

    严世蕃却很想重回内阁,想要获得更多,当即坚持不愤地说道:“那他亦不能一个招呼都不打,便是将你拿下吧!”

    严嵩躺靠在竹椅上,长叹一口气道:“是你爹老糊涂!皇上曾有过几次暗示,只是想着让你重回内阁便还能再做两年首辅,所以自以为是地装糊涂,故意听不懂皇上的话!”

    很多时候便是如此,他其实明白自己老了,是该将位置让出来的时候。只是人难免产生贪念,却想着熬到严世蕃归来,从而再掌权两年。

    不过随着监察御史张伟这么轻轻一戳,他们君臣二人的关系直接被戳穿了,而他亦是为着这点贪婪而付出了代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