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雅子的想法

作者:大国雄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对于权力这种事情呢!三井雅子没有什么想法,想让她去参加政治方面的一些事情,想让她去当权,她都懒得去。

    因为三井雅子心中也是十分清楚,政治是一个最肮脏的地方,搞政治的人呢!就好像那最肮脏地方的蛆虫一般,让人看上去就恶心,让人作呕。

    那样的一种生活和想法,那样一种勾心斗角的环境,三井雅子是没有什么想法的。

    想要权力,那就需要擭取,天上是不会掉下来权力给你的,有了相应的权力,就要付出相应的东西。

    在擭取的过程当中,必然会涉及到很多各种事情,这样的事情,三井雅子是不屑去做,也不想去做的。

    所以呢!三井雅子对于权力和搞政治这想法基本上没有,她希望远离那些个肮脏的东西。

    政治那种东西,都是利益的交换,为了一个利益,甚至可以泯灭人性。

    三井家族就是一个十分典型的例子,为了家族的利益,为了政治和财富方面的价值,曾经对她进行了多次的打压,希望她能够识趣,能够嫁给其他财阀的人,来作为一种利益的交换。

    三井雅子的老公因为车祸死亡,三井雅子算是一个带着孩子的寡妇,按照正常情况,是很难再次嫁人的。

    但是,三井雅子在三井集团当中有着一些小小的股份,而且长得特别漂亮,再加上那种独有的气质,让很多四十岁到五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所痴迷。

    三井家族这边呢!一直是待价而沽,想要让三井雅子嫁给一个让家族满意的财阀当中的管理人员,这样的话,对于三井财阀的发展有着极大的助力。

    至于三井雅子喜欢不喜欢,有没有什么想法,那就不是三井雅子能够左右的了。

    只不过呢!他们也是没有想到,三井雅子去中国那边寻了一次亲以后,一下子就硬气了起来,更是不断地崛起,就是家族想要强逼迫三井雅子做什么也是不可能的了。

    在这里呢!我们不得不说一下三井集团。

    三井集团是日本的四大垄断财阀之一,是由三井家庭统治的财阀而发展起来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和战争期间,该财阀一直居日本四大财阀之首,是日本经济工业化进程中的重要推动力量。

    二战期间,三井财阀的核心——三井银行,兼并了日本第一银行更名为帝国银行,其经营实力超过了安田银行而居财阀银行首位,使得三井垄断财阀的直属企业和旁系企业得到有力的资金支持,因而得到更快发展。

    三井集团的东京芝浦和石川岛播磨两大支柱企业,二战后一度均奄奄一息、濒临倒闭。经土光敏夫让一切充满活力的整顿治理,均重获新生,东芝成为日本工业5强、石川岛成为日本工业50强之一,称雄于国际市场。

    三井财阀成立的时间相当早,早在17世纪中叶,三井家族就开办了当铺和酿酒业。之后,三井家族到东京开办了和服经销店,之后又兼营钱庄。

    三井钱庄逐步扩大,逐渐发展为以经办银行汇兑业务为主的三井兑换店,并资助封建诸侯,代征贡米,受地方封建政权的支持和保护,作为特权商人而快速致富。

    在1876年,三井家族以掌握官银为基础开办起私营银行——三井银行。三井银行是日本的第一家私人银行。接着,三井又开办起三井物产公司,并从政府手中廉价购得一批工矿企业。这些工矿企业为日本****的扩军备战和战争中的军事供应大显身手,企业本身实力也得到急剧扩张。

    1910年,在发展军需品大发横财的基础上,三井成立了名为三井合名公司的持股公司。通过该公司,三井向几乎所有的经济领域投资,控制了一大批中小企业,终于发展成为最大的垄断三井集团。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三井财阀的规模是三菱财阀的1.5倍、住友财阀的2倍、安田财阀的3倍左右;三井财团所属直系、旁系公司及其子公司共达270余家,包括东芝浦电气、石川岛播磨重工、三井造船、昭和飞机、丰田汽车、日本精工等。在二战后解散财阀中,三井集团实缴资本近日本全国公司实缴资本总额的10%,可见该集团十分庞大。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作为日本****的“工具“,三井财阀和其他财阀一样,经过了“解散“和“复活“的过程。但是,三井财阀由于同政府关系长期较为密切,因而在“解散“中理所当然地受到了更大的打击,在后来的复活中也受到某种制约而没有其他几家财阀那样快地恢复和扩张,因而由二战前的第一财阀落到了三菱、富士、住友的后面。

    三井集团在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家族当中的一些掌权者,总想要和另外的家族进行联姻的那种沟通,于是,三井雅子差点成为了政治联姻的牺牲品,所以,三井雅子对政治十分反感。

    当什么官了,或者成为家族的掌权者了,三井雅子真的没有想法。

    这个时候,三井雅子非但没有把李忠信说服了,反倒是被李忠信问住了。

    “我对你说的金钱和权力那两种东西,的确像你说的一样,没有什么太大的想法,钱现在真的是一堆数字,冰冷冷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权力对于我来讲,我也不喜欢,因为我不喜欢去搞那些肮脏的东西。

    但是,你的说法我还是需要否掉的,你现在年纪轻轻的,哪怕是金钱和权力对于你没有吸引力,却也不是你想要逃避现实生活的一种说法。”三井雅子从那种迷茫当中反应过来之后,对李忠信再次地说了起来。

    三井雅子心中明白,李忠信说的那些个事情都对,这个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这个却不是李忠信想要避世的一个理由,现在李忠信的岁数太小,绝对不适合那样的一种想法。

    哪怕是为了晴子,她也是要争一争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