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四章 叶江月的职场困惑

作者:三山一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江月呆若木鸡,怔怔的看着陈瑞天。

    陈瑞天也看她,带着笑意,含着爱意:“怎么了?我在说我要追求你。希望你能做我的的女朋友。你愿意吗?”

    叶江月还是看着他,虽然并不非常意外,但是老板要用喜欢她的理由辞退她,用辞退她的方式追求她,这么严密的逻辑,她竟然无言以对。

    陈瑞天拉起她的手,似乎被她看的有些紧张,他有点局促的说:

    “你看,我今天就像一个堕入情网的愣头青。昨晚为了接近你,为你办了一场舞会;今天打着尘尘的旗号,邀请你出来野餐。而且,还迫不及待的向你炫耀我的财力,开出我很少开的劳斯莱斯,带你来我这个闲人勿进的庄园。我是不是很幼稚?但是我真的很久没有这么幼稚了。”

    “月儿,我可以追求你吗?我可以保护你吗?”陈瑞天问,他的声音真挚,沙哑,也许因为激动紧张,带着些许颤抖。

    叶江月只是呆看着陈瑞天深不见底的黑眸,如同被施了定身术。

    有风掠过树梢,发出“沙啦啦”的响声;两只不知名的鸟儿在枝头一唱一和,呼朋引伴;湖边那支无人过问的鱼竿尚在孤独的忠于职守;已经上钩的鱼儿在水中扑腾挣扎,水花四溅,涟漪顿起;如若鱼儿会说话,一定会悲愤质问,既然钓我,为何又不理我?

    湖面的粼粼波光映射到执手相看的两人脸上,忽明忽暗,光影交错。叶江月只觉一切亦真亦幻,就像一场逼真的梦。所以,此刻她不用回答,只要沉默就好了。

    一片好事的黄叶飘飘悠悠,从空中旋转而下,多情的落在叶江月的鬓发上。整个画面立刻灵动起来。陈瑞天伸手把那片树叶摘去,然后摸了摸叶江月的乌发。动作自然,带着亲昵。

    他的唇慢慢向叶江月靠近,在两人鼻尖之间相距不到两厘米的时候,叶江月偏开脸,转身快步离去。

    陈瑞天没有追上去,只是看着她高挑婀娜的背影渐渐远去,然后慢慢走向钓鱼处,提起鱼竿,取下兀自挣扎的鱼儿,扔进了鱼桶。

    在二楼上等待尘尘午睡醒来的李妈,此刻也慢慢转身,蹒跚着离开窗前。

    工作日如期而来。工作也扑面而来。

    最近文案部在为“陈氏集团”的“天湖花园”楼盘设计推广方案。“天湖花园”位于c城西北角,远离闹市,并无出名的学校。再加上“房住不炒”的主基调和政府严控,销售前景并不乐观。

    但是逆势营销才更能体现团队的才气和创造力。因为楼盘前方有一生态湖,因此整套方案主要围绕“瞰景”和“改善”为主。

    最近,叶江月对这个工作越来越提不起精神。真被陈瑞天说中了,自己确实不适合房地产文案这个工作。几乎所有的文案,设计,流程都围绕着“钱”。

    地段稍稍好点的,总监就要求必须围绕“名校环伺”“新城核心”“绝版地段”“投资必涨”“买到就是赚到”“错过悔终身”等等去着重渲染。有的直接明示,有的委婉暗示。不管哪一种,务必要让看房人觉得有一把刀架在脖子上,务必让他们觉得“今天不买房,明天悔断肠。”或者“你买吗?不买就等着亏死!”

    地段略差点的,也要独辟蹊径,没势也要造势。强调“无上体验”,强调“皇室尊贵”,强调“巅峰品质”,强调“优雅至尊”海报画的像天堂,上面还要有老外出没的影子,以彰显高端和土豪身份。

    哪怕只看到湖的一角,也要宣称是湖景房;哪怕离地铁还有三站路,也要宣称是地铁房;哪怕周围一片狼藉,也要宣称这是买房最好时机,是潜力股,升值房。

    叶江月与生俱来的人文情怀被这些虚伪做作,渗透着“钱钱钱”的商业软文击打的粉碎。每当总监布置一个新的任务下来,叶江月常常如鲠在喉,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她觉得自己搜索枯肠,好不容易写下来的惊天地动鬼神的文字,本质上就和卖保险的人一样,用三寸不烂之舌,到处游说。

    叶江月常常可怕的觉得自己已经灵感枯竭了。

    有几次叶江月任性按照自己的想法,写了几篇走心文案,发给夏总监。夏总监看后保持了沉默,并没有吹毛求疵。但是最终以叶江月名义打出的定稿,却是经过夏总监修饰过的。修改力度很大,几乎已经面目全非了。透露着浓厚的商业气息和追金风潮。

    夏总监因为顾忌叶江月身后可能存在的背景,给足了叶江月面子。对她也给予了很大的包容度。这对向来独断泼辣的夏总监而言,是极其罕见的。

    后来叶江月在茶水间碰见夏总监,对方意味深长的对她说:

    “小叶,我很理解你。但是,所谓房地产文案,说白了就是卖房子。你不能奢望在我们这里做一个艺术家。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咱们犯不着和工资过不去。”

    说完,夏总监如风摆杨柳般离去,徒留叶江月独自深深的叹了口气。

    当然,叶江月并不会幼稚到因此对陈瑞天有成见。他是商人。这些只是他的职业常态,司空见惯的。哪有商人不去赚钱,大讲情怀的?那也太矫情了。

    中午吃饭时间到,叶江月如释重负,像以前一样,乘电梯到写字楼一楼一家面店吃碗面。叶江月来自江南s城,对面食比较钟爱。而且一碗面的费用有限,可以多省点钱留作旁用。

    一路上,她对自己消极怠工的不良心态进行了自我批评,同时又暗暗懊丧自己如此下去,又该如何是好?

    至于陈瑞天所言,一个月里解决她继续读博的问题,叶江月并未多想。经过深思熟虑,她觉得自己并不适合陈瑞天,他需要一位贤内助,可以撑他的场面,帮他的事业。估计自己只会给他添堵。

    尤雪霏是再也适合不过的人了。明眼人一看便知,尤雪霏有相貌,有手段,有人脉,有资源,并且有嫁他的热望。和陈瑞天在一起不可谓不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至于陈瑞天的那些话,也就姑且听听吧!毕竟山珍海味吃多了,想要换个清淡小菜品尝,也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叶江月可不愿被别人当做一种新鲜口味来把玩。因此又怎能让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为自己忙这忙那,忙前忙后呢?自己又能用什么去回报?已经欠陈瑞天的一个还不清的很大的人情了。

    即便自己最终要离开飞天地产文案部,也一定是自己主动离开。可是,离开后又能去哪里呢?哪里不是一样呢?哪个老板不要自己的员工为自己赚钱?

    仅凭自己在陈府做家教和断断续续翻译外文书的费用,又怎么能支撑母亲生病住院的庞大开支呢?

    如果能顺利博士毕业,也许选择空间就大很多了。叶江月心里暗暗叹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