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章 饿鬼道

作者:诸生浮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赤般若!

    般若是扶桑传说中的一种怨灵类鬼怪,据说是因女人强烈的妒忌与怨念所形成的恶灵。

    目前民间传说的般若主要有三种,第一种是笑般若,是一种稍微常见一点的恶灵,经常以一个怪笑的鬼脸出现,非常喜欢吓唬小孩子。第二种是白般若,民间传说白般若是疯狂嫉妒心和怨恨所化,寄于心胸狭隘的怨妇身上,晚上出窍夺人性命,一种类似寄生魂的存在。

    最后一个就是赤般若。

    这种般若是三种般若里面最凶残的一个,她杀人没有任何的原因和理由,想杀就杀,杀完就吃,手段极其残忍。

    “警报!”

    “发现污染源!发现饿鬼道生灵!”

    随着赤般若的出现,四周也逐渐浮现了许多的鬼影,它们跟苏子鱼在鬼京都内看到的鬼怪不一样,全部都是一副饱受折磨的样子,模样也是更加的凶残恐怖。这些鬼怪刚刚出现就开始啃食四周的尸体,好似已经是饿了许久一般,几乎是看到什么就吃什么。

    ——“饿鬼道生灵!……”

    所有出现的鬼怪都被标注了饿鬼道生灵的标记,它们全部都是属于污染体。扶桑文化受到华夏的影响极大,尤其是唐朝时期的鉴真东渡后,汉学更是在整个扶桑发扬光大,基本上所有的王公贵族汉字都是必学的,在这个时代如果一个贵族不会几首唐诗那是会被人看不起的事情。

    佛教传入扶桑后,六道轮回的说法也开始在民间流传。

    “获得3点源力值!”

    苏子鱼悄悄地靠近了那个被干掉的轮入道,在将源力值收入囊中后,也没有急于现身,而是准备先看看这些阴阳师的手段。反正他只要最后去摸一下尸体就可以获得源力值,倒也不在乎别人替自己打怪。

    “桀桀!”

    赤般若怪笑着口吐幽蓝色的火焰,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度出现时已经是在一个阴阳师的身后。

    一只锋利的鬼爪从黑暗中袭来。

    安培晴明的反应速度极快,手中的符纸化作一道锁链缠绕了过去,接着沉声道:“吉昌!吉平!退下!”

    “这妖物不是你们能够对付的!”

    一道道的符箓悬浮在了半空中,宛若法阵般保护着眼前的安培晴明,阴阳道源自于古代中国的自然哲学思想与阴阳五行学说,最初是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的道家分支——阴阳家。后来开始融合阴阳五行的咒法,也就是秦朝时期颇为盛行的方士之术。

    在东汉末年的时期,扶桑出现了鬼道之术,疑似传承自华夏的天师道,扶桑的卑弥呼女王就是当时鬼道教的发源者。

    《赤松子历》上记载:“汉代人鬼交杂,精邪遍行。太上垂慈,下降鹤鸣山,授张天师《正一盟威符箓》一百二十阶、及《千二百官仪》、《三百大章》、《法文秘要》,救治人物。天师遂建二十四治,敷衍正一章符,领户化民,广行阴德”。

    这就是一切符箓的开始。

    安培晴明所使用的符箓跟华夏的道教符箓还是有一些区别的,但具体是什么区别苏子鱼一个门外汉也看不出来。

    阴阳师主修的是请神驱鬼之术,受道家学说的影响最大,施展的法术也以五行术法为主,封印大妖怪的手段则是跟道教颇为相似,借山川地脉之力,以符箓秘法镇之。

    安培晴明过去封印妖怪基本上都是选择名山大川。

    ——“镇魂!”

    一张张符箓随风而起,伴随着安培晴明两指作剑朝前一指,隐隐约约的龙吟声突然响起,这声音让苏子鱼都吓了一跳。

    一道桔梗印浮现在了半空中。

    安培晴明所使用的桔梗印是阴阳师中独有的,外形其实就是一个五芒星,内刻诸多的符箓印法,代表着象征宇宙万物的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

    轰隆隆!

    一道闪电从天而降。

    跟苏子鱼所施展的灵能闪电不一样,安培晴明此时所施展的是真正的雷法,而雷法正是道教最为顶尖的法术,可以驱使闪电雷霆的力量。

    一道道隐隐约约的龙影浮现在了眼前。

    那并不是实体的东方真龙,更像是祭祀后供奉的灵体,据说安培晴明有十二个强大的式神,分别是螣蛇、朱雀、六合、勾陈、青龙、天一、天后、太阴、玄武、白虎、太裳、天空。这些基本上都是传承自道教的正神,跟其他阴阳师所驱使的鬼怪式神完全不一样。

    在这个时代,据说只有安培晴明一个人可以驱使真龙之灵。

    “这个家伙好厉害!”苏子鱼的身影不断后撤。

    他可以感觉到一些明显是跟其他式神不一样的存在出现了,伴随着那道龙吟声响起,非常明显的威压让苏子鱼都感觉有点不舒服。

    “安培晴明!!!”远处的赤般若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惨叫声。

    不愧是这个时代最强大的阴阳师,安培晴明一出手就让眼前的赤般若受到了重创,附近的饿鬼也是被雷法击杀了不少,一道道隐隐约约的式神浮现,大部分都是鬼将的模样,少部分是奇特的妖物,它们在阴阳师的驱使下正在逐渐消灭这些饿鬼。

    ——“灭魂咒!”

    一道道的恶鬼魂体在咒法的力量下灰飞烟灭,在安培晴明的身旁逐渐浮现了一条真龙的虚影,那是一条长达十多米的白龙,此时正盘旋在他的身体上方,冰冷的龙瞳注视着眼前的赤般若。

    想不到今天居然看到东方龙了。

    这个赤般若应该是跑不掉了,苏子鱼视线一扫发现那只九命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路了,那就更加没有必要急着出手了。

    九命猫应该是看到安培晴明后就跑了,这次的赌局估计是就这么算了。

    “救……救命!……”

    就在苏子鱼准备继续看戏时,他突然听到了一阵微弱的呼救声。

    附近还有活人吗?

    整个朱雀大道都已经是被鬼怪洗劫过了一遍,苏子鱼也没有想到居然还有活人,刚开始轮入道可是从这边滚过去的。

    在南面。

    苏子鱼想了想迅速地朝着那边赶了过去,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个鬼使,能顺手救一下还是救一下吧,而且听声音有点像是一个小孩子。

    很快。

    在苏子鱼的面前便出现了一座燃烧的屋子,远处的角落里面有一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少女,年纪看着挺小的,估计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模样。在她的身体四周徘徊着好几道朦胧的鬼影,还有一团团幽绿色的墓之火飘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它们居然没有伤害眼前的少女,只是环绕在她的身边一副想扑过去又不敢的样子。

    当苏子鱼望向这位少女时,他看到了一道隐隐约约的白气,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只是好像可以保护她不受鬼怪侵害。

    铿锵。

    苏子鱼拔出了腰间的陨星一闪而过,眨眼间四周的鬼怪便被他杀得一干二净。

    “没事了。”

    “它们已经被我杀掉了。”苏子鱼走了过去道:“跟我来。我先送你离开这里。”

    这个少女有点不一般,也不知道是什么人。

    “谢……谢谢!……”一道惊恐的女声响起。

    当眼前的少女抬起头来时,苏子鱼整个人都不由愣了一下,他注视着对方清丽的面容,迟疑道:“青行灯?”

    “啊?”少女听到他的话又是吓了一跳。

    这位少女长得跟青行灯至少有七八分的相似,只不过是面容要稚嫩许多,穿着一件浅绿色的和服,膝盖的位置好像是受伤了,此时正在往外渗出血迹。

    “啊!……我……我好像走不了……”面前的少女发出了一声痛苦的低吟,刚刚站起来又跌坐了下去。

    为什么她长得这么像青行灯?

    苏子鱼看了看四周逐渐蔓延的大火,走了过去道:“我先背你出去再说。”

    “谢……谢谢!……”这位少女有点怯怯地道。

    苏子鱼一把将她背到了身上,然后便是朝着朱雀大道外走去,他刻意避开了那些阴阳师,朝着二条路的位置撤离。

    “你叫什么名字?”苏子鱼心中的疑惑不少,忍不住问道。

    在他背上的少女稍微迟疑了一下,小声道:“藤原香子。谢谢你救了我!”

    藤原是贵族的姓氏。

    这个名字听着稍微有点耳熟,好像是以前无聊看动漫时听说过,可惜已经有些记不太清楚了。

    “恩人。你叫什么?”少女依旧是一副很害怕的模样,但是比一开始已经好很多了。

    “苏子鱼。”前方窜出来了一种名叫壁涂的妖怪,苏子鱼懒得多费功夫,直接在陨星上附着闪电,一剑就劈成了两半。

    等回去问一下青行灯就知道了。

    青行灯生前好像也是一个贵族,不知道跟背上的少女有没有血缘关系。

    很快。

    苏子鱼便将她送出了安培晴明布置的结界,他想了想拿出来了一瓶猎魔人世界获得的药剂,直接递给了她道:“涂抹在伤口的位置。这附近应该是安全的。暂时不要乱跑。”

    轰隆隆!

    远处又传来了一阵闷雷声,苏子鱼居然听到了安培晴明的惨叫声,也不知道是出现了什么变故。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眼前的少女,在吩咐她不要乱跑后,苏子鱼便是朝着战斗发生的方向迅速赶去。

    什么情况?

    还没靠近苏子鱼便是不由瞪大了眼睛,因为在他的面前居然出现了两个安培晴明,一个是最开始看到的安培晴明,穿着一件白色的阴阳服,而另外一个则是站在赤般若面前的安培晴明,他穿着一袭纯黑色的阴阳服,手中正握着一枚不停流转的阴阳鱼。

    怎么会有两个安培晴明?

    那个妖怪变化的吗?

    苏子鱼回来的时候忘了再披上隐身斗篷,这一次刚刚露面就同时被两个安培晴明注意到了。

    这两个安培晴明都是一身的妖气,实力看着都非常强大。

    不过区别还是有的,穿着白色阴阳服的安培晴明身边有一条白龙的虚影,而穿着黑色阴阳服的安培晴明则手握着一枚奇异的阴阳鱼。

    “谁?”

    “冥府的小喽啰吗?”黑色阴阳服的安培晴明神色倨傲不屑,扫了一眼苏子鱼道:“阎魔都不知所踪了!你们这些小喽啰居然还敢多管闲事?”

    对方说的话信息量很大。

    苏子鱼闻言稍微愣了一下,他昨天才见过阎魔的,虽然对方没真的露面。

    “滚!”

    “一个引魂使者也敢造次!”

    苏子鱼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正准备问个明白,可是没有想到这样居然激怒了那个穿着黑衣的安培晴明,他居然一挥手升腾起一股幽蓝色的鬼火,直接就烧向了苏子鱼。

    ——“闪烁!”

    苏子鱼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他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黑衣晴明,一抬手便是一道惊人的闪电从天而降。

    ——“雷击!”

    在将灵能提升到了lv6后,苏子鱼召唤的雷电比安培晴明的雷法要更加惊人,伴随着一道噼里啪啦的闪电划过,远处的黑衣晴明再也无法维持住一开始高人一等的姿态,整个人都是一副被雷霹得焦黑的模样,半张脸都已经是露出来了暗红色的血肉。

    “雷法!?”

    “雷法!?”

    这两个安培晴明都被吓了一跳,黑衣晴明更是面露忌惮之色。

    他的伤势恢复的很快,看着都不像是一个人类,不过是几个呼吸间的功夫,焦黑的面皮就已经复原,重新恢复了一副俊雅公子的模样。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黑衣晴明的面容看着要比白衣晴明的面容年轻不少。

    “哼!”

    “今天算你运气好!我们走!”黑衣晴明强撑着看了一眼苏子鱼,对着白衣晴明撂下一句狠话后便带着那个赤般若匆匆消失了。

    咳咳。

    黑衣晴明才刚刚消失,白衣晴明嘴角便是咳出了一丝血迹,四周的阴阳师们顿时护在了他的左右。

    “多谢阁下出手相助!”白衣安培晴明强撑着拱手道谢。

    “没事。”苏子鱼看着那些阴阳师,沉声问道:“那个长得跟你一模一样的家伙是谁?”

    “怎么身上有一股地狱的气息!”

    ………………

    顶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