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四章 月下独酌

作者:行空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盼香抬起头,已换了一副神情,双眸含笑地望着唐焕,笑未达眼底,应道:“自是喜欢,托了焕表哥的福,昨日荷花宴,香儿穿得便是这套裙子。”

    唐焕轻笑,慢慢凑到小姑娘的耳边,低声揶揄道:“那可真是可惜了,这样的美景,为兄竟没瞧见。若不然妹妹今晚穿了这衣裳,去竹林......”

    唐焕的话还没说完,叶盼香便一脸震惊地抬起了头,慌乱地瞥了周遭,见众人只顾着各自嬉笑,并未留心于他们,这才稍稍平复了心情。

    真是下流的登徒子!

    亏她从前只觉得此人虽风流云散了些,但好歹品性不坏,未曾想他是由里烂到外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敢与她说荤话,背地里碰见了指不定会如何。

    叶盼香起身,气呼呼地往外走,可她还是低估了此人的无赖,他竟借着帘布做挡,握住了她藏在袖子底下的手,力道之大,她连番使劲儿也挣脱不开。

    “妹妹去哪儿?”

    唐焕慵懒地倚在栏上,就那么直勾勾地望着她,毫不避讳一帘之外便是家中长辈。

    叶盼香只觉得一口气堵在胸口,生生地涨疼。她虽深知唐焕此人软硬不吃,却也只能憋屈地垂着眼,吐出两个字:“如厕。”

    唐焕低低地笑了,嗓音低沉悦耳,手指摩挲着小姑娘的柔荑,久久不肯放开。

    叶盼香余光瞧见姜窈透过帘子往他们这儿瞥了好几眼,定是有所疑虑了,当下越发心急,不由得小声喊道:“表哥到底有何事?”

    唐焕勾着唇,桃花眼里流转的是万千月色,“妹妹托厨娘调查的事,为兄全知晓,今夜子时,妹妹若来竹林赴约,为兄定当告知。”

    叶盼香惊恐地望着眼前的男子,倏地觉得他深沉地可怕,随之而来的便是无止境的心慌。

    叶盼香忍不住多想,唐焕若是知晓了她通过阿晚给谁递信,难保不会深入地调查,她看不透唐焕背后的势力,只知道他远远不止明面上这般简单,她虽知晓短时间内即便唐焕有通天的本领也不能将她的底摸透,可她还是没由来地慌神。

    若是他知晓了她所有的秘密,她该如何自处?

    叶盼香使劲挣脱开唐焕的手掌,慌不择路地往外走去,直到夜风袭来,她才冷静了几分,悄声安慰自己,唐焕也许只是无意间截获了信件罢了,他并不知晓她的身份,不然他何以这般试探她。

    这股子心慌宛如藤蔓般绵延,叶盼香神游似的去了一趟恭房,途经种种未曾入眼。以至于回到席位上时,还愣着神,身侧的唐焕却不再逗她,自顾自地品菜。

    晚膳用得索然无味,待回到碧海阁,叶盼香立刻屏退了所有院内服侍的婢女,将正屋由内上锁,只留下了宝心,宝漪二人。

    两人见自家娘子神色不对,不敢多言。

    “从今日起,暂且断了和那头的一切联络。”

    叶盼香冷静地出声,神情异常平宁,宝漪恍然间像是又见到了冰天雪地里疏离戒备的娘子。

    宝漪惊诧道:“娘子,那晚妆阁的账目还要按时送来吗?”

    叶盼香抿了抿唇,道:“一律断了,暂且由管事负责。”

    宝漪刚想应声,主屋外却传来了一阵断续的脚步声,薄纹窗纸上随之显出朦胧的人影。

    宝心立即探出头,大声质问:“是谁在外面鬼鬼祟祟的。”

    外头的身影顿了顿,随即而来的便是一阵怯怯喏喏的声音:“回禀娘子,是,是三公子派人送礼物来了,奴婢不知该如何安置。”

    叶盼香朝宝心点了点头,宝心会意,将门闩打开,只开了一个小口子,出去后又将门关上了。

    婢女生得平淡,唯脸颊上有一处梨涡,有几分稚嫩可爱,眼神却是贼溜溜的,惹人不喜。

    “瞧什么,将东西拿着,随我去登记。”

    宝心难得在碧海阁耍贴身侍女的威风,全因着不喜这生来就贼眉鼠眼的小蹄子。

    婢女畏畏缩缩地拘了一礼,端着锦盒跟在宝心身后,时不时地往回望两眼。

    宝漪见自家娘子心事重重,一面心疼她刚过了几月安生日子,眼下又要头疼那边的事,一面感叹命运波折,这样坎坷的富贵倒不如隐居山林来得快活。

    “娘子莫要伤神了,仔细伤了身体。今儿也劳累了一天了,不如先沐浴。”

    叶盼香起身,随手取了红门雕花衣挂上的薄霓裳,侧身进了孔银屏风后,换起了衣裳,纤瘦的身段在烛光摇曳下更显清丽。

    “不了,我倦了,过一个时辰唤我起身。”

    宝漪诧异,心中困惑诸多,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只得轻叹了口气,回身替娘子在熏炉中燃上清梅冷香,屏退闷热。

    大抵是心力憔悴,叶盼香难得一沾竹枕便酣然入梦,梦里景致惹人羡煞,她正在娘亲怀里撒娇,娘亲搂着她,轻轻地拍打她的背,想哄她睡午觉,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摇篮曲,婉转动听。

    一转眼,叶盼香看见小小的自己迷失在一片浓厚迷雾中,巨大的不安蔓延至胸口,难言的稀薄感令她吸气困难,周遭危机四伏,像是一不注意,身后便会有山林猛虎袭来。

    浓雾渐渐消散,她急切地往前走去,脚下却被碎石子割伤了,她一低头,才发现自己未着鞋履,此刻脚掌已是鲜血淋漓。再一抬眼,眼前竟是尺丈悬崖,飞腾的瀑布,湍急的河流在耳边呼啸。面对大自然的森严,她害怕地往后退了两步,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推着前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坠入崖壁。

    再一转眼,入目的是整片的桃花林,她好像躺在哪里,仰望着天边美景。一片花瓣随风掉落在她如玉的藕臂上,有人亲吻了她的眉心,痒痒的,她手握着花瓣,嫣然一笑,抬起头,回望着那人如夜色浓重的眸......

    叶盼香惊醒,吓出了一身冷汗,以手遮面,久久难回神。

    子时刚过一刻,叶盼香着了件素净的长衫,挽了简洁的发髻,未涂脂粉,淡扫峨眉,出现在了碧海阁的花园内,拐着曲折的小径,到了一处静谧的小门处,将褪了漆的门闩轻轻打开,踏了进去,再见月色时,已在竹林中。

    这处隐秘的小门无多人知晓,这是唐珍的日记中记载的,自花园处该如何走,详细地像是料想到叶盼香会有今日的光景,可她来王府数月从未用过这扇门,未曾想却是在今夜。

    竹林在夜晚风声中越显凄凉,面前也越来越黑,叶盼香一手提着黯淡的灯盏,隐在衣袖里的手里紧握着一方手帕,上面染上了迷香,以防不时之需。

    叶盼香走至竹林深处,悄声等待了许久,四周不见一丝光亮,恍然间以为唐焕是在逗她玩,心下竟不自觉松了口气。

    “妹妹果真来了。”

    一阵慵懒的男声自四面八方传来,叶盼香心倏地一沉,一时间竟不知该往何处望去。

    远远地,叶盼香隐约瞧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往她这儿走来,眨眼间,那身影暗淡了许多,再一晃眼,唐焕已经来到了她身边。

    依旧是那幅不羁放纵的神情,吊儿郎当的语气:“妹妹不乖,怎不按为兄嘱咐的,换上那身衣裳呢?”

    叶盼香不动声色地撇了撇嘴,心里不甚舒服,不难想,唐焕敢这么轻薄地与她说话,中间定是存了欺负孤女的心思,又或者觉着她不过是趋炎附势的小女子,轻薄一些也无妨,左右都不是正经心思。

    故而叶盼香也不想与他浪费口舌,直言道:“表哥能带我来这儿,想必竹林里定有能说话的地方。”竹林着实不是什么谈话的好去处,王府的守卫时常经过巡逻,难保不会有人发现。

    唐焕轻笑,与叶盼香凑近了些,道:“妹妹聪慧,只是这地方妹妹不宜知晓。”

    叶盼香蹙眉,扑面而来的竹香带着稍许梅韵,熟悉又陌生的气味,惹得她难以自控地往后退了一步,往后仰着脖子,缠着声道:“你这是何意。”

    唐焕轻笑,凑得更加近了,四目相对,像是下一瞬就要吻上叶盼香的眉心。

    “闭上眼睛。”

    男人伸手,将少女揽入怀中,少女措不及防地撑着男人的胸膛,羞得满脸霎时通红,浑觉得夏日热气更加浓烈,几番轮转,她被强劲的风向吹得闭上了眼睛,隐约觉得锦鞋离地,踏不到实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