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两百八十章 针对

作者:逆苍天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对银月帝国的修行者来说,任何一位出自赤阳帝国的强者,皆是大敌。

    因此,几乎所有赤阳帝国的大修行者,帆船上的那些人,都有深刻了解。

    秦雲又曾是七神宗的宗主,乃赤阳帝国的大人物,他们自然知晓。

    “隐龙湖和那位的战斗,我们远观即可,不要着急临近。”

    李元龟遥望远方,沉吟数秒,道:“你们暂且留在这里。”

    “呼!”

    他大袖一挥,腾云驾雾一般,向那茂密林间而来。

    风云帆上,十几位年龄和境界不等的帝国权贵,有的依然注意着那头银霜苍龙和黑獠军军长的战斗。

    也有人,早就对虞渊充满了好奇,探出头来,低头俯瞰。

    林间的虞渊,在刹那间,感应出有千丝万缕的魂念和意识,如绵绵细雨般飘落。

    来自于风云帆的魂念,有的炎热如火芒,有的温暖轻柔,还有的充斥着阴冷寒意,因修行的灵诀不同,气息也不一样。

    可他还是知道,他们藏身于此一事,恐怕是暴露了。

    待到他瞧见李元龟的身影,无奈之下,就大大方方地站在较为空旷之地,不等李元龟翩然坠落,先行拱手扬声道:“小子虞渊,有幸能在此见到老将军。”

    对于眼前这位,出自于帝国李家,早先在禁地口装睡的老将军,他并不厌恶。

    但也没什么好感。

    既然老将军姓李,虞渊感觉凭着他和李玉蟾,还有对李禹的帮助,这位李元龟该不会对他胡来。

    自己的身份,乃暗月城虞家的,也是帝国之人。

    这般想着,李元龟已呼啸而至。

    他先向虞渊颔首点头,然后视线在宁骥、魏凤和白莘莘身上,一闪而过,最终落在秦雲身上,奇道:“秦宗主,你岂会在此?”

    秦雲在赤阳帝国那边,被七神宗其余人针对,被帝国内部人士排挤,被迫从赤阳帝国遁离一事,对两国的大人物来说,不再是什么秘密。

    李元龟奇怪的是,秦雲怎么又和虞渊搅合在一块儿。

    “这个……”

    秦雲神色尴尬,当着李元龟的面,要是说看出虞渊不凡,打算提前押注投诚,他自己都认为李元龟不会相信。

    于是,秦雲换了一个说辞。

    “赤阳帝国那边待不下去了,就打算在北方游荡一番。你也知道的,银月帝国和神威帝国的人,一旦和自己国家闹掰,都会选择去北方潜隐一阵子。”他讪笑一声,再次说道:“我和虞渊在陨月禁地,也算是旧识,恰巧碰到了,就过来见一见。”

    李元龟一脸狐疑,他皱着眉头,忽然说:“虞渊,这位秦前辈没有对你不利吧?”

    李元龟下来前,就有点想歪了。

    他听李玉蟾,听李禹说过一些,虞渊在陨月禁地因为和大阵契合,曾拿秦雲性命相修的青阳箭,去胁迫秦雲做事。

    在秦雲离开之后,虞渊在青阳箭烙下的印记,似乎都没解除。

    李元龟误以为,秦雲因种种原因被炎阳大帝猜忌以后,将账算在虞渊头上,在赤阳帝国待不下去后,前往北方暂时潜隐前,来找虞渊寻仇。

    “秦前辈对我相当友好。”虞渊表态。

    “这位是?”李元龟看向白莘莘。

    “天药宗,炼药师白莘莘。”白莘莘立即表明身份,“在宗门接了任务,于北方寻觅几种药草,恰巧和虞渊他们碰到。”

    “天药宗的人啊。”李元龟点了点头,神色温和,显然是对天药宗有好感。

    他又看向依旧被束缚着手腕,口中没有再被塞布团的魏凤,再次问道:“她又是谁?”

    魏凤眼神冷漠,沉默不语。

    虞渊也有些为难,思量着该怎么向李元龟解释,如果告知他魏凤出自黑獠军,会不会将魏凤瞬间置入险境。

    黑獠军在暗月城周边出没,袭击了詹天象一事,隔了这么久,该泄露出去。

    李元龟身为李家高层,此趟又现身在这边,该是知道了。

    “她出自神威帝国的黑獠军,叫魏凤。”

    突然间,天药宗的白莘莘,一言点明魏凤的身份。

    虞渊脸一沉,冷冷看向白莘莘。

    “没什么好遮掩的。”白莘莘神态自若,“以老将军的见识,多待一阵子,也能看出她黑獠军的身份。”

    “魏凤!”

    李元龟吃了一惊,眼神变幻,显然是听过这个名字。

    他又向宁骥望去。

    “我虞家的客卿,宁骥。”虞渊解释。

    李元龟点了点头,说道:“随我一道上帆船!”

    不给众人反对的机会,他骤然大袖一挥,便有一簇簇灵气云棉,忽然将虞渊、白莘莘,还有魏凤和宁骥,一起裹缚住。

    一行四人,瞬间腾空而起,向风云帆而去。

    李元龟反而留在下面,等虞渊等人飞天了一截,他才郑重其事地对秦雲说,“秦宗主,你和赤阳帝国的纠纷,我们并不想理会。不论虞渊在陨月禁地,和你有过什么冲突,都希望你遗忘。”

    “虞渊,乃我们银月帝国子民,而且和我李家颇有渊源。”

    “望你好自为之,别蓄意寻仇,趁早去北方潜起来便是。”

    话罢,他才乘风而起。

    秦雲知道他误会了,暗暗苦笑,也不做辩解。

    想着,过段时间待到李元龟离去了,再瞧瞧前往暗月城,隐姓埋名,在虞家镇待下来。

    “为什么?”

    棉团般的云簇内,虞渊脸色阴沉地,瞪着天药宗的白莘莘。

    “她出自黑獠军,又重伤了你们银月帝国的人,还差点杀了我。”白莘莘以惊讶的眼神,回望着他,说道:“我不知道你和她两人,暗中究竟说了些什么,但我渐渐看出,你对她的敌意,是越来越少了。”

    辕莲瑶在时,虞渊对待魏凤的态度,极其恶劣。

    可后来,白莘莘也不知什么原因,虞渊经过几次交谈后,将魏凤口中的布团,早就拿下来了。

    而且,后面对魏凤也没有太多束缚和禁锢。

    从头到尾,虞渊没有和她说过原因。

    而她,差点被魏凤,被黑獠军给杀了……

    黑獠军在神威帝国,在乾玄大陆都恶名远扬,白莘莘天生不喜,她在发现虞渊悄然改变态度后,都认为虞渊被魏凤蛊惑了。

    她于是将魏凤身份揭穿。

    “没有我,你已经死了。”虞渊冷着脸,看着自以为是的她,说道:“魏凤也是我生擒的,我如何处置,我如何审问,都是我的事!我怎么做事,不希望别人干涉!”

    白莘莘哼了一声,“连你父亲,当初都不敢这么和我说话。”

    虞渊已懒得理睬她。

    “呼!呼呼呼!”

    很快,一行四人被李元龟的力量牵引着,直接给送入风云帆。

    “人多拥挤,去那角落待着!”

    一位有着络腮胡,穿着锁子甲的大汉,一看他们过来,大喝吆喝一声,随手一推。

    虞渊四人即将落下下,忽东倒西歪,被他随手推动的力量,给推动风云帆的一个小角落。

    “樊衍,你搞什么?”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