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一十二章 相州韩氏

作者:汉风雄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彰德府,也就是先前的相州。

    新任知府赵子澈带着三二十差役直往韩家而去。

    对于如今的天下言,相三朝,立二帝的韩琦早已经是昨日黄花,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相州韩氏的辉煌了。但对于官场士大夫来说,相州韩氏固然不如当年,却也依旧是一个庞然大物。

    这位两朝顾命的定策元勋,虽然是坚定的保守派,但却能被宋徽宗追赠他为魏郡王。

    他的六个儿子,长子韩忠彦在徽宗朝任宰相,其妻出自宰相吕夷简家族。四子韩纯彦也中进士,妻子是知枢密院事孙固的儿女。五子韩粹彦恩荫出身,娶资政殿学士孙荐之女。幼子韩嘉彦尚宋神宗第三女齐国公主而拜附马都尉。至于整个韩氏家族,包括嫁女等形成的联姻关系网络遍布北宋整个宰执群体,包括李昉、王曾、文彦博、鲁宗道、刘安世、吴充、郑亿年、李清臣、蔡京等等。

    到宋徽宗时候,韩氏子孙已是遍布官场,甚至还有“世选韩氏子孙一人官相州”的优待,要跟圣人孔子看齐。哪怕蔡京也不顾与韩氏亲家的情面,将韩忠彦、韩治父子列于元祐党籍。宋徽宗却紧接着下诏免除韩氏父子的党争之累,韩治的长子韩肖胄还再次知相州,在昼锦堂增建荣归堂。

    汪伯彦知相州时候对韩氏礼敬有加,赵构下令清查无地之田的时候,韩家人明明有被涉及,也被视而不见的忽略过去。

    但是现在,一切都今非昔比了。

    赵子澈一身大红官袍,头上两翅方冠乌纱,打马飞奔在队伍头前。

    这个刚刚从河东道被调入彰德府的父母官,已然要拿大名鼎鼎的韩家人来开刀问斩,来振做自己的威风了。

    韩肖胄早已等候在韩家大门口处,虽然心知这位知府相公来者不善,可见到人马赶到,还是远远迎着那身官服拱手拜道:“不知相公驾临,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赵子澈固然得到赵构的允许,可以拿韩家开刀,却也不是真要把韩氏一举抄家灭族了。对比年过五旬的韩肖胄来,他可是个标准的晚生后辈。忙下马道:“韩相公客气。”

    这韩肖胄在彰德知府位置上足足待了四年,一直到金人第一次南下,彼时的相州因为韩肖胄早有准备而免遭于难——这人的眼光还不算差,在宣和北伐告败后,就觉得赎燕费不是长计,暗中悄悄筹备,后金兵果然南下中原。

    等到金人北返后,韩肖胄被召入朝中为官,汪伯彦这才来到彰德府履新。

    稍后的金人二次南下,宋军连败,局势危如累卵,然赵构的异军突起却叫大宋转危为安。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赵构的异军突起亦为另一番争斗埋下了祸根。

    韩肖胄未雨绸缪,在东京之围结束后,就以年老体衰为由告老还乡。那不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他都是万不会再入朝堂涉及政治的。

    但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韩肖胄回到老家没几天,人就后悔了。

    他先是看燕王的那些个政策不顺眼,这不是在毁了大宋的大好传统么。士大夫们必然不愿意。

    而燕王再是军盛,这满天下的士大夫尽数反对,他还能如愿么?

    哪怕一些个政策根本就没涉及到他韩家。

    然身为一个士大夫,韩肖胄却再清楚不敢大宋的文官集团和士大夫们的力量多雄浑了,燕王这么干,简直是失了心的与全天下为敌。

    很是后悔当初的‘胆怯’,那可真是走了一步差棋。

    但冰冷的现实却飞快的打消了韩肖胄的‘妄想’。他看到的先是不是燕王寸步难行,而是汴梁朝野君臣的胆怯如鼠,和野蛮的金人面对燕王军的望风而逃。

    天知道那时候的他是多么失望和惊愕,然定下心来后,心中就只留有两分庆幸了。

    等到时间一点点走过新年,北军南下,那股势如破竹的尽头更叫韩肖胄庆幸当初自己的决定,更再无有一丝儿的后悔了。

    “本官今日前来,却是有要事相商。”进了韩家大堂,赵子澈决定开门见山是自述来意。他今儿是打着河北西路安抚使的名头来找韩家麻烦的。

    “实不相瞒,本官昨日刚接到上命,却是有人告到安抚相公面前,说彰德韩氏欺压善良,隐匿良田,与邻无善,与国不忠。安抚相公自不信,然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故下帖于本官,前来于韩相公一会。”也就是要来丈量你韩家的田亩,挑你韩家的骨头的,而你还要妥善配合。

    华夏自古就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一说,但韩肖胄现在却只想把眼前这笑嘻嘻的知府相公给一巴掌拍死。

    他韩家可还没有没落。是,自从他祖父韩忠彦去后,韩家是大不如从前,但现在的韩家人,混迹官场者十数人,姻亲更遍布天下名门,半点不沾‘没落’二字的边儿。

    早前赵构颁布的一些措施来,且都对韩家视而不见,可现在这个赵子澈,却是要分明来找茬的。

    韩肖胄这一瞬间人都懵住了。因为他想的更深沉。

    这赵子澈能来寻韩家的麻烦,绝对不是他吃了熊心豹子胆,而是他背后之人的态度。对比眼前的小小知府,给了赵子澈勇气来寻韩家的麻烦的那人才是真正的大患。

    因为那人只能是赵构。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赵构看韩家不入眼呢?

    韩肖胄这一刻浑身都发冷。

    “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韩家历代都清慎谨守,纯直尽忠,今竟为小人谗诬,实可恨也。知府相公来的正好,老夫就敢请相公秉公行事。我韩氏若真有那败坏门第之污秽小人,老夫定要清理门户。”

    当断则断。

    韩肖胄别的能耐没有,可这点能耐却还是有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知府相公长大嘴巴来掩饰自己的错愕,韩肖胄竟然有欣慰。

    想来自己的选择是出乎这个龟孙王八蛋的预料的。

    而事实上被出乎意料的何止是赵子澈啊,就是含芳园里的赵构收到快马急报后也是一惊。

    不过这是好事啊。

    树大根深的韩家都乖乖的屈服了,这清丈田亩也就可以在天下彻底的推行开了。

    赵构允许赵子澈拿韩家来下手,可不仅仅是叫其抖威风的,这还是一个对士大夫的杀鸡骇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