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00 美食正道

作者:光暗之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栋这边热乎乎的‘天梯鸭掌’出锅的时候,怀良人那边已经凉凉了。

    就没办法不凉,周栋的一系列风·骚走位实在太强,硬生生把怀大厨这个王者打落青铜,评委们就顾着看周栋的‘表演’了,怀大厨精心准备的菜色硬是连评选程序都没走过,一直放在评委席上,连丝热乎气都没了。

    怀良人的助手垂头丧气,一脸哀怨,不过当他发现怀主厨比自己更为幽怨时,顿时心理就平衡了,嗯,这就是人生......

    青翠色的海带丝,黄澄澄的鸭掌,红白相间若有云纹的火腿片,还有嫩玉色的,带着一丝春天气息探头出来的笋片尖端,当这一切出现在评委们面前时,就算是来自‘爪哇国’的小评委都明白一个道理。

    该出手时就出手,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能够成为大赛评委,起码的判断力还是有的,不说蔡重九等人眼前一亮,就连一些天生味觉就比东方人迟钝的西方评委,也感觉到周栋这道‘天梯鸭掌’的不同寻常之处。

    那是一种脉脉幽幽、似淡实浓、仿佛是在千里之外,却分明是咫尺天涯,前一刻还是清纯小哥儿,后一刻就变身亚洲污·王的奇异感觉。

    “曾听师傅他老人家说过,有种味道就像是最极品的女人,方才寒霜满面,转眼就是柳妍花开,对你不冷不热、若即若离,因为啊,她其实是一位高高在上的仙子......

    这样的味道,就是人间所无,就是不属于人间的极至之味,可称之为‘神品’‘仙品’。

    蔡重九的速度很快,哪里像是个九十岁的老人家,当真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一筷子夹了两个‘天梯鸭掌’到自己面前的盘子中,望了那帮大失风度的评委一眼,心中暗暗冷笑。

    就是帮吃货啊,水平除了小易、小董等有限的几位,大部分都不怎么样,不过一个个‘狗鼻子’倒是挺灵的,也知道好东西香啊?

    这可好,连规矩都没了,一个个主动下了筷子,还好周栋考虑到评委的数量,准备的天梯鸭掌还算不少,也幸亏他老人家干啥啥不行,说到吃,那还是宝刀不老的!

    望着争先恐后的评委们,怀良人心中一片苦涩,本以为这场比赛是决战于紫禁之巅级的,结果怎么就变成了王者虐青铜?

    “这一定是个偶然!

    ‘天梯鸭掌’是大家都没做过的菜,谁高谁低原本就看一时的灵感发挥。

    尤其是老周这‘震锅’的手法,像这种开创性的改良光靠聪明智慧,没有冥冥之中的运气加成是根本不成的。

    这,其实才是我可能会输的原因吧?”

    怀良人想来想去,最后认为也只有运气才可以解释这一切。

    甚至来不及招呼老朋友董其深一声,易知鱼便迫不及待地夹起一枚天梯鸭掌,一口咬下去。

    嗯?

    非常巧,他的牙齿是从束扎天梯鸭掌的海带丝处切入的。

    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哪怕是这根不起眼的海带丝,也能够带给他无限的遐思。

    清脆、爽口、还带有一丝海洋特有的鲜腥。

    生腥熟鲜,这原本是截然对立的两个概念,

    所谓海味料理高手,就是要让原本是带有浓浓腥味的海味变成‘海鲜’,若是残留一丝腥气,那都算是失败了。

    可真正的老饕却知道,顶级的海鲜讲究的不是尽去腥气,而是要保留一丝特有的海腥味道才为上品,

    当然要控制好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这讲究的是以鲜盖腥,保留腥气不是用来恶心人的,而是为了保留下一点原·味。

    原·味即是风味,没有风味的海鲜那还叫海鲜麽?

    都说鸡鸭有股子土腥气,土腥气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厨师无法调理好这股味道,

    如果一味去除这类特有的原·味,那鸡鸭牛羊都不用吃了,都去吃味道最中正的猪肉多好?

    “不错,海带特有的海腥味其实是很大的,要去除无非是用来炖肉,以膏肥浸之,又或者做出辣椒海带丝、酸甜海带丝,都是要借用外来之味,

    可周小子用来压制海腥气,却又不会完全摒弃原·味的方法是什么?

    啊!这是......”

    就在牙齿切断了海带丝的这一刻,易知鱼和很多评委都是微微一呆。

    就凭多年的吃货身份,他们先后发现了其中的奥秘,浸藏在海带丝中的,是一丝淡淡的、却十分独特的香气。

    这股香气,前所未见,糅合了火腿带来的膏肥之厚、鸭掌特有的土味芬芳、还有那春笋破土而出时的勃勃生机!

    痒啊,好心痒。

    这用来束扎天梯鸭掌的海带丝原来只是一个引子,所携留的,其实也不过是一缕‘香引’而已,可就是这一缕香引,仿佛可以入体附骨、撩人心思,不仅让这些评委鼻子痒痒、嘴巴痒痒、舌头痒痒、就连心也是痒的不行......

    就没见过评委们有过这副吃相的!

    第一口下去,个个都先愣了下,跟着就不管不顾地埋头苦干,什么仪态都不讲了,就连蔡重九这样的老行尊,嘴巴里居然也发出了轻微的‘吧唧’声。

    什么餐桌礼仪、什么叫做吃相仪态,都是瞎扯,还是不饿!

    在周栋的美食面前,就算是古亚楠这种打小就在英国接受贵族教育的淑女、吃过见过无数美食的评委们,也得肚子咕咕叫,吃到尽兴时,那嘴巴可就情不自禁地吧唧起来了。

    ‘吧唧吧唧’

    ‘呜呜呜,真好吃!’

    某位阿三国的评委豁然开朗,忽然发现他一向推崇的咖喱原来也不是万能的,比如在这道美食上,那就是万万不可以用咖喱的,否则美食就毁了!

    让阿三能够狠下心来抛弃咖喱的正是周栋和蔡重九口中的‘不属于人间的味道’。

    凡物必有先天,鸭骨之髓、海鲜之原腥,

    春笋破土而出时的脉脉生机则在那一点尖上尖,一旦剥去笋衣,就必须立即食用,否则那点夺取地脉精华而成的清香可就要走失大半,只能靠膏肥腻厚的食材来衬托了。

    而陈年的金华火腿,则是后天中的后天,尽失先天滋味的它最大的价值就在提供足够的油脂和咸味,来完成这道美食先后天统一的伟大过程。

    你不用怀疑,这个过程,就是伟大的。

    因为在接下来的品鉴中,无论是蔡重九,还是易知鱼、董其深,这些老牌的毒舌们,都在为周栋啧啧赞叹。

    他们在这道美食中,吃到了他们的‘道’,也是天下厨师共同追寻的道。

    美食正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