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六十六章 求情

作者:自在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血越流越多,血腥味越来越重,走廊里的灯是时候亮了。

    今日刘磊没有回家,正好在衙门呢,他腰带都没系好,带人进来后站在齐炽的牢房前直接就傻了眼。

    李光尘叫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打开牢笼让我去看,我是大夫!”

    狱卒犹豫的看着刘磊,刘磊道:“听李小姐的,快把牢笼打开!”

    稀里哗啦的铁链子响声过后,李光尘跑着进了齐炽的牢房,齐炽的身体四仰八叉的躺着,左胸口的伤口显而易见。

    李光尘看那金簪的头都弯了,可以想象齐炽用了多大的力气,抱着多大的死心。

    她弯下腰去检察齐炽的瞳孔,然后回过头对眼巴巴看着的刘磊摇摇头:“叫太医吧,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神医都无能为力,太医来就只是走了个过场。

    刘磊一边派人去叫太医,转过身询问道:“李小姐,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人啊,一时想不开,就钻了牛角尖!

    可是李光尘真的很难接受,明明是天子相的人,怎么就死了,他死了,谁来霍乱齐家,如何起义?!

    “齐炽,你给我站起来!”李光尘对着尸体恨铁不成钢的喊了声,当然没人回答。

    失落的李光尘回头看着刘磊道:“你去问圣上吧,大皇子为什么会自尽,想来他心里很清楚!”

    文武百官谁不知道大皇子生在帝王家的苦?!

    刘磊道:“已经宫禁,只能等明天了!”

    死了都不能第一时间通知自己的父亲,李光尘和刘磊互视,火把明亮,她的神色复杂不明。

    另一边的王旭生用颤抖的声音问:“真的死了啊,那能当我出去我,我不想和死人在一起,真的!”

    ……

    ……

    第二日一早,万宏帝刚起床,赵金水就来回禀:“圣上,柔妃娘娘还在殿外跪着呢,有些体力不支!”

    昨日皇上下旨将大皇子府邸戒严,柔妃就来找皇上求情,因为皇贵妃娘娘病情初愈,皇上不想柔妃打扰到皇贵妃,就赶柔妃出去,柔妃就想求皇贵妃,这样激怒了皇帝,万宏帝让她在殿外的空地上跪着。

    万宏帝一边在小太监的伺候下伸开胳膊,一边道:“还嫌朕不够忙吗?没时间见她,让她回去吧,再有下次,绝对不是如此轻拿轻放的惩罚!”

    赵金水出去了,很快回来,他脸上还带着忐忑不安。

    万宏帝已经穿好可以衣服,准备去看皇贵妃的,见了这样的赵金水,不耐烦的道:“怎么了?”

    赵金水硬着头皮道:“娘娘不肯起来,说如果圣上不见她,她就一直跪到死!”

    “那就让她跪死吧!”万宏帝冷漠的挥着手道:“让人拖下去!”

    赵金水转身要去执行命令,就在这时,外面太监通报:“太后娘娘驾到!’

    万宏帝眉心微蹙:“母后来做什么!”

    自从沈天岚死后,万宏帝就让李太后“搬家”去了距离乾清宫很远的宫殿,万宏帝偶尔才会过去看看,算是变相囚禁了李太后。

    但是并没有派兵把守,而且李太后自那时候以来一直没有插手朝政,万宏帝就没再跟生母对着干,所以李太后还是能在宫里自由行走的。

    万宏帝说完,硬着头皮出去迎接。

    晨曦照在云台之上,大理石地面和脊瓦都闪着明快的光。

    李太后带了两队宫人,已经到了柔妃的旁边,万宏帝带人出来走到台阶上就不动。

    他没有行礼,只是嘴上叫了声:“母后,您怎么来了?”

    李太后指着摇摇欲坠的柔妃道:“你是要跪死她吗?她好歹是大殿下的生母,你也应该给她一点薄面!”

    不提齐炽万宏帝心情还能好些,他冷冰冰的道:“母后,是柔妃自己僭越了,朕已经饶了她,她又不走!”

    李太后听说了万宏帝对大皇子做的那些事才过来的,第一个孙子,李太后听喜欢齐炽的,她哼道:“她为什么不走,难道皇上心里不清楚吗?齐炽到底有没有杀害齐熙还未曾可知,皇上将皇子府查封是什么意思?皇上是再也不想放他出来了是吗?”

    万宏帝确实不想放齐炽,不管齐炽有没有杀人,但是这些话当然不愿意跟后宫的女人们说,说了就会没完没了的纠缠。

    万宏帝不耐烦的道:“母后,朕是在例行公事!”

    他说的一点愧疚之感都没有,柔妃伤心又担心,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簌簌往下落。

    李太后主持过朝政,本来脾气就不好,她气的呵斥道:“齐炽是你的长子,是你的继承人,你还有很多个儿子是吗?为了一个齐熙,你把老大老三都关起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可万宏帝最讨厌就说齐炽是继承人这句话,他被自己的母亲激怒,迈着愤怒的步子直接走下台阶,到了李太后面前用针锋相对的目光道:“这就是朕不会放过他的原因,他真的以为杀了熙儿朕就拿他没办法了?你为熙儿死了皇位就是他的?!

    他想做李世民可朕不是李渊,朕就算把皇位传给子侄,也不会让齐炽得逞!”

    王太后真的要气疯了,吼道:“那是你亲生的儿子!”

    万宏帝看了柔妃一眼道:“婢女之子罢了,怎能登大雅之堂!”

    可李太后在入王府的时候,就是侍妾婢女!

    李太后讥讽道:“皇上你别忘了,也是婢女生的!”

    万宏帝一愣,目光立即眯成了仇恨的弧度:“母后,慎言!”

    “你还想把哀家怎么样?”李太后显然豁出去了不想服输,万宏帝道:“母后想安宁候怎么样?”

    “你……”

    柔妃见他们母子反目,怕李太后受到伤害,跪行到皇上脚下,拉住皇上的龙袍道:“圣上,千错万错都是臣妾的错,求您放了齐炽,只要您肯放了齐炽,臣妾任凭圣上处置!”

    “一个小小的你,还不值得朕动手,你更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能替齐炽赎罪!”

    “臣……”

    万宏帝说完,对着李太后道:“母后,这天刚亮,朕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就不赔您了,您如果觉得现在的宫殿不合适,朕再帮您找房子,如果觉得合适,就回吧!”

    又看一眼柔妃,眼里都是厌恶和嫌弃,道:“要哭,就滚回去哭去,现在就给朕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