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六十五章 改命

作者:自在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啊!

    六十岁的女人,贵妃三十九岁!

    万宏帝想到了什么,眸子中冷漠的光开始犹豫起来。

    沈唯卿继续道:“李小姐寄居在舅舅家的时候因为机缘巧合入道,说不上什么原因,可能和李家家祖有关!”

    李家的家祖李青逸,是太宗的第一个皇后,她有济世之才,可以逆天改命,如果不是因为天谴,活个几百年或许没问题。

    万宏帝心动异常,所以收买这个李光尘,不仅贵妃还能再生,他们或许还能长生不老,可是不能就这么把人放出来吧?万一这人真的是凶手呢!?

    他用犹豫的目光看着沈唯卿,正好沈唯卿说完了,总结陈词道:“草民能治好娘娘的病都是因为机缘巧合,如果真的让草民行医,恐怕真的要做庸医了!”

    万宏帝点头道:“你既已取得举人功名,那就待明年春闱下场吧,也不枉费寒窗十载,希望你能金榜题名,不要让朕失望!”

    要知道沈唯卿已经是被家族除名朝廷通缉的人。

    李光尘当时希望他改名换姓去参加科举,可是谈何容易?那么多人认得他,而万宏帝今日亲自宣布恢复他的功名,预示他将来的前途不用受阻,可以光明正大做沈家子弟了。

    说不激动那是假的,但是沈唯卿之前也经常被李光尘提醒,提醒他有机遇,肯定会苦尽甘来,所以小姐说话精准,他也有心里准备。

    沈唯卿掩饰住激动,行云流水般行大礼跪在地上叩头:“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宏帝心里都是如何处理李光尘的事,对沈唯卿没有什么心思了,挥挥手道:“你下去吧!”

    沈唯卿出了宫门口,元宝在停车场树下等着他呢,见他木然的走出来,元宝急忙走出去迎上去问道:“公子,您出来了?您这是怎么了,好像不太高兴?!”

    是太高兴了!

    可以恢复功名,那救父亲的事情说不定很快也能完成。

    沈修行没死,童少年被流放之后皇上判了沈家男丁流放,女人入奴籍。

    沈家还有人活着。

    沈唯卿看着天上明亮的太阳,暖洋洋的,他这才感觉到了事情的真实。

    他泪如雨下道:“元宝,世人不是没有逢冤的,还不少,有谁能如我这般,刚刚蒙冤就能洗屈,不用历经沧桑百年,不用等待满头华发才能出门见人,我甚至还能恢复功名,世人到底谁能如我这般?!

    这一切都是小光给我的,是她一直以来的保护劝解指引,才让我今日能重见天日!

    元宝啊,我欠她的情,三生三世还不完!”

    元宝惊喜的问道:“公子,您恢复功名了?”

    沈唯卿点着头。

    元宝喜出望外,激动万分的攥进了自己的手。

    稍后他问道:“那小姐呢,小姐会被放出来吗?您不用背罪名吧?!”

    沈唯卿胸有成竹的道:“会的,很快,我相信我自己,更相信小光,再一个,我们都相信圣上!”

    ……

    ……

    牢房里黑漆漆的,除了均匀的呼吸声,就只剩下老鼠叽叽叽的声音。

    夜已深,狱卒都是休息了,今晚再不会有人来打扰。

    齐炽的牢房里,黑夜中,一个微胖的身影慢慢从草堆爬起来。

    棚顶换气的小天窗能零星落下一点光,清淡如水的洒在牢房地面正中央,如箭中把心。

    齐炽跪行向那边,然后从头上抽出一根别冠的金簪来,对着月光,他看了很久,之后他看向李光尘他们那边,用细弱蚊喃的声音道:“如果必定要死一人才能平息事端,何必牵连你们呢?”

    说完,他收回视线,将金簪划向手心,那金簪并不锋利又软,他要捏着尖端十分用力,才将手掌心划破了一道口子。

    齐炽蘸着这些血迹,在自己的白色内袍子上写道:“因嫉成恨二十栽,先辱后杀之,大错铸成,无颜于世,望圣上见谅!”

    写完这些,他褪去半边肩膀的衣服,拿起金簪,再次狠狠的扎向自己的胸口……

    李光尘睡梦中闻到浓重的血腥味,她倏然惊醒,知道不是梦,她能夜视,四顾一下,很快发现齐炽那边的异常。

    李光尘瞪大眼睛站起来,跑向齐帜那边握紧了栏杆问道:“大殿下,大殿下你怎么了?”

    并没有人回答,李光尘见事不好,喊道:“来人啊,大殿下出事!”

    隔壁的王旭升背惊醒,问道:“出了什么事?”

    李光尘蹲下去仔细看齐炽,齐炽距离她一人高的距离,齐炽的头正好对着她这边,她能看见齐炽的眼皮子跳动,还没死。

    李光尘叫道:“大殿下,齐炽,你怎么这么傻啊?”

    那边人的嘴角翕合,终于发出了声音:“三弟妹,我出不去的,我永远,都出不去的,我知道……”

    李光尘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道:“你就胡思乱想,你是大皇子啊!”要做皇帝的。

    齐炽声音轻轻的:“如果有来生,我再也不当老大了,我只想和娘子,做一对平凡夫妻……”

    “可以的,以后你想要什么都可以,你给我挺住!”

    齐炽摇着头,声音更低了带着追忆:“我挺不住了,我早都挺不住了,六岁的时候,文武百官上奏,说我到了蒙学的年纪,要安排侍讲侍读给我,圣上用此子尚幼四个字打法过去了,那时候我就应该有觉悟,应该给别人让路的。

    这样就不会有以后的尴尬。

    八岁大臣们再提,父皇依然说,此子尚幼,十岁,此子上幼,十二岁,折子留中不发……”

    “你们永远无法体会那种,你们的亲生父亲,在别人不在的时候,认真的对你说,我今生最大的后悔,就说宠幸你的母亲,生了你这个蠢材!

    他,最大的,后悔!

    如果早一点有,自知之明,就不用听,最大的,后悔!”

    李光尘耳朵好,都听见了,她不知道要怎么安慰齐炽,过道里还没有人来,她急得喊道:“来人啊,到底有没有人啊?”

    天牢的上层,隐约听见铁链子响,才来人。

    李光尘又对着大皇子喊道:“你要坚持,别人越是觉得你是障碍,你就越应该活得漂亮给他们看,不能轻生,你要给我挺住!”

    齐炽眼角闭上了,嘴唇动了动,应该是在说,告诉娇娘,我从来都没有怪过她!

    但是没有发出声音来。

    李光尘猜测娇娘就说大皇子妃,所以齐炽突然轻生,跟今天大皇子妃的消息有很大关系。

    “你要活着才能亲自去原谅她啊!”李光尘喊道,这次对方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李光尘去看齐炽脖颈上的筋脉,已经不动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