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34章 该坦白了

作者:寒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晚上,有应酬的夏向阳回来得有点晚,下车的时候,他的身上还带着浓浓的酒味、烟味。

    这没有办法,他虽然是荷城的市长,但到了省城,他这个市长的头衔就没那么好用了!当然,这也跟荷城的经济政治地位在粤省属于中下游有关,要换了像佛城或者莞城这样的二线城市,他还不至于这么卖命。

    刚才的饭局,他为了一些荷城基建大项目的审批,请了省里的几个领导喝酒,别人可以浅尝辄止,他就要大口大口地闷,也幸亏他在部队里就练出了深不见底的酒量,才没有被放倒。

    孟均知道自己老板今晚喝了多少,车一停好便抢先下车,给夏向阳拉开车门,准备搀扶一下他。

    “不用,我没事。”夏向阳刚才喝茶抽烟,聊了一个小时的天,再加上刚才回来的时候,他打开车窗吹了一下羊城的夜风,其实酒已经醒得差不多了,他稳稳地站在地上,摆了摆手,“小孟,你跟老杜回去休息!”

    “老板,我先送您上楼吧?”孟均担心地说道。

    夏向阳皱了皱眉,用命令的语气说道:“就这几步路就到楼下,还有电梯坐上去,我还走不了吗?而且我也没醉,有什么好担心?你跟老杜回酒店,别再磨磨唧唧的!”

    孟均苦笑了一下,他也知道自家老板跟其他大官不一样——老夏同志不喜欢别人鞍前马后地伺候着,他更看重的是一个人做事的能力和态度。

    像孟均以前就是这样,文章写得很好,但有点不够灵活,在市政府办公室里默默无闻地写稿,什么好事都轮不上他,可以说是怀才不遇的。但夏向阳还是看上了他(写的文章),贺嘉伟被安排出去之后,夏向阳就点名把孟均要了过来。

    就在孟均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杨言!”孟均看到杨言,便大喜地招了招手。之前在车上的时候,孟均就发短信给了杨言,告诉他夏向阳喝了很多酒的请客,让他给夏向阳煮一点暖胃的醒酒汤准备着,但孟均没想到杨言还这么醒目地出来等他们了。

    有杨言在,孟均就放心了,他也不用硬扛着夏向阳的要求搀扶他进去。

    当然,夏向阳也不要杨言搀扶!别说现在他没有醉到走不动的地步,就算真得脚软了,他也会挺直腰板,硬抗着走回去!这可关乎他作为老丈人的尊严问题!

    只见老夏同志瞥了一眼从孟均手上接过他公文包的杨言,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杨言的打招呼。

    “都回去吧!”夏向阳跟孟均和司机杜叔说了一声,便迈着沉稳的步伐,不急不慢地走进了小区。

    杨言本来想过去搀扶的,但看到老丈人严肃的表情,他犹豫了一下,只敢硬着头皮跟在旁边。

    “几点了?”就在杨言在努力地想说一句什么话来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局面时候,夏向阳忽然开口问了一声。

    “快十一点了!”杨言连忙回答道,他还借机唠嗑起来,“落落一开始还想等您回来呢!她一直在问,歪东呢?歪东怎么还不回来?”

    为了学得像一点,杨言还模仿起了落落有些绕不动舌头的发音。

    “现在她睡了吗?”夏向阳听到了落落的事,就关心地问了一句。

    “睡了,睡了。她后来实在是困得睁不开眼睛了,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杨言笑了笑,但看着老丈人,他紧张地都没有笑出声来,只能是尴尬地挠了挠头。

    “……”然而,这话说完,杨言跟夏向阳之间又陷入了沉默,他们继续埋头向前走,绕过了花坛,走过被树叶遮着灯光、光线暗淡的砖石小道,气氛有些为妙。

    不过,上楼之前,夏向阳停下了脚步,他闻了一下身上,还将西装外套脱下来,递给杨言:“烟味重不重?”

    “嗯,挺重的!”杨言老实地点了点,他都不用凑近了闻,老丈人身上的烟味都熏得他想要皱眉毛。

    都不知道抽了多少烟!

    “坐一下再上去,吹吹风。”夏向阳走到楼外大空地处的休息椅旁,坐了下来,不容置喙地说道。

    老丈人大马金刀地坐在那儿,那锐利的眼神还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杨言站在原地都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哪敢说什么,赶紧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在老丈人身旁坐下——当然,他只敢坐半个屁股。

    夏向阳倒没有打算审判杨言,他啥也不知道呢!

    这样干坐了一会儿,夏向阳却是先开了口:“杨言,你有抽烟吗?”

    “啊?没有,我不会抽烟。”杨言以为老丈人要分他烟抽,连忙抬起手摇了摇,说道,“您如果要抽的话,没关系的。”

    “不抽烟是好事!我也不想抽,你吴阿姨也天天叮嘱我说不要抽烟,小心得肺癌。”夏向阳摇了摇头,声音缓缓地说道,“但有时候不是你不想抽就能不抽的,可能你当小老板的,理解不了我说的话……”

    这时候的夏向阳,其实有点酒意涌上脑袋,话匣子打了开来。

    “夏叔叔,我能理解。您工作需要,免不了要接别人的烟,这些都是您为了咱们荷城的发展付出了代价。”杨言连忙说道。

    “不用把我说得那么崇高,人总免不了一个俗字。”夏向阳摆了摆手,声音提高了半调,“身不由己……不过是追名逐利的人的托辞,身由自己……才是意志坚定者的本事!”

    虽然夏向阳是在借题发挥,舞文弄墨地感慨一番,但杨言还是有些惊讶,他似乎从老丈人那里,听到了他是在拐着弯子夸奖自己!

    真的吗?

    这是真的,抛开这小子“拐跑”自己女儿的这个解不开的结,夏向阳确实很欣赏杨言,也很喜欢杨言这个有能力又不张扬地能做出大事的孩子!平时他不说,但借着酒劲,他还是忍不住表达出来了一些……

    “夏叔叔,我想跟您坦白一件事!”听到老丈人的表扬之后,杨言终于忍不住了,他开口说道,“我知道,我做得不对,可能会让您很生气,但我愿意承担所有的责任!”

    什么?

    有问题?

    夏向阳眯了眯眼,他眼中的醉意顿时不见了,漫无目的、涣散的视线也重新聚焦起来,就跟小刀一样,犀利的眼神紧紧地盯着杨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