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三章 悲苦的守墓族

作者:一杆老烟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姓韩吗?”鬼见愁在讲述故事之前,先问了韩二财一句。

    韩二财被问得莫名其妙,挠着头说:“韩大哥开什么玩笑?老祖宗姓韩,我们自然姓韩了,这由不得我们自己做主嘛。”

    “我们本不姓韩,祖先原是蒙古人。”鬼见愁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思绪沉浸在对往事的追忆之中。

    我吃惊不小,但看眼前这三个山民,长得身高体健,而且脸盘子都比较宽大,是有些蒙古人的特征。

    韩二财瞪着眼睛,还要追问,鬼见愁打断他继续往下说去,越说越让我们感到难以置信。

    原来元朝末年,天下大乱,各地爆发了农民起义。元朝镇压失败之后,蒙古贵族逃亡漠北,有些蒙古平民来不及逃跑,被起义军抓住,受尽了白眼和各种凌辱。

    其中鬼见愁他们的祖先所在的部族,也被起义军抓获,几经辗转,最终免去死罪,被发配到覆船山开山凿石,充当苦力。

    后来朱元璋当了大明皇帝,下令封了覆船山,寻常人等不许擅自入山。鬼见愁他们的祖先得到敕令,必须世代居住此地,胆敢迁徙,就要遭到灭族。

    随着岁月的流逝,覆船山因为有皇帝封山诏令,渐渐为世人所遗忘,变成了人迹罕至的荒凉地带。

    而鬼见愁他们的祖先,为了能在一贯仇视蒙古人的明朝生存下去,便积极学习汉人习俗,使自己彻底融入了汉族文明之中。

    韩二财听到此处,似有所悟地说:“这么说,老祖宗们为了能活下来,便改姓韩了?”

    “不是,韩姓是朱元璋赐给我们的。”鬼见愁答道。

    我却有些疑惑了,按理说古时候能得到皇帝赐姓,是一个家族莫大的荣耀,意味着这个家族对皇室朝廷做出过巨大贡献。

    可从鬼见愁的叙述中来看,他们的祖先仅仅只是在覆船山挖石头,这应该算不上什么巨大贡献吧?

    况且,一般皇帝赐姓,都是让外族人随皇族一个姓。比如唐高祖李渊,就曾赐大将徐懋功姓李,也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李绩。

    朱元璋怎么会让鬼见愁的祖先姓韩呢?这许多不同常理之处,让人捉摸不透。

    于是我将心中疑惑说了,众人听了,也都若有所思。韩二财农民意识很深,吐气呵着手说:“要我说,只要能活着,姓什么无所谓。咱们趁早离开这里!”

    鬼见愁叹气道:“晚了,恐怕咱们都要遭报应了!”

    他一句话唬得我们摸不着头脑,平白无故遭什么报应?我们都看向鬼见愁,静静等着他往下说。

    鬼见愁扬声道:“二财兄弟,族里有许多秘密你并不知道。实话说了吧,我们的祖先之所以被禁足在覆船山,那是因为他们要在这里守墓!”

    “守墓,守谁的墓?老祖先的祖先吗?”韩二财惊讶地问。

    鬼见愁苦笑两声,无奈地说:“给祖先守墓那是应该的,可我们族人守护的是外人的墓,一个双手沾满蒙古人鲜血的仇敌,他姓韩,叫做韩山童……”

    韩山童,我听到这个名字,忽而如同一道闪电劈在脑门上,将今天所见的一切都贯通融汇起来。

    如果鬼见愁所说不假,那么所谓的阴兵便是红巾军无疑了,而那无头人影,多半就是韩山童的鬼魂!

    没想到覆船山中,竟然埋葬着一个鼎鼎有名的农民起义军领袖!

    在鬼见愁之后支离破碎的叙述中,我渐渐理清了事情脉络。

    原来当年韩山童在黄河宣扬鼓动起义,以黄河中挖出独眼石人为契机,拉开了波澜壮阔的反元斗争的序幕。

    后来韩山童死在元兵手中,被砍了脑袋。他的尸骨被部下夺回,秘密葬在了覆船山白云窟中,他的部下大多也随他殉葬于此。

    朱元璋因为杀害了韩山童的儿子韩林儿,行军至此受到阴兵所阻,一怒之下就下了封山令。但他念在韩山童首倡义举的份上,留下一支蒙古族为他守墓。

    这故事还算有头有尾,但其中多有难以自圆其说的地方,比如韩山童部下如何能从元军手中抢回尸体,以及他们为何非得殉葬,都值得存疑。

    我一时也不想深究,毕竟没什么文献资料可供参照,只当作听了一个不错的历史故事罢了。

    但有一点还是让我耿耿于怀,朱元璋明知蒙古人与韩山童有着血海深仇,非得让他们为仇人守墓,当真是心冷如铁。怪不得常有人感慨,做帝王的,都是无情冷酷之人!

    我和方诗雅除了惊讶之外,倒也没什么。韩二财和另外一个山民却听得咬牙切齿,叫骂不绝。

    “狗日的,太他妈阴毒了!韩大哥,难道咱们就不能偷偷把那墓给铲平吗?”韩二财猛踢着脚下的积雪说。

    鬼见愁慌忙道:“你可别打这馊主意了,明朝灭亡时,有几个族人也想到了这一点。他们也曾组织人马进山掘墓,可有去无回。后来整个清朝,族里断断续续又进行过几次,都是死的死,疯的疯。这是我们的命,没办法的!”

    他说得好不凄凉,想想也是,除了用历史宿命来进行安慰和解脱,就只剩得一声浩叹了。

    良久,鬼见愁从雪地里刨出那山民的尸体,把它背在身上。我也将那具白骨抱起来,暗叹自己捧了个烫手山芋,竟一时摆脱不了。

    我们来到枫树林边,韩二财还要继续往里走。这时已经快到黄昏了,山谷中夜幕降临得很快,眼前已经朦朦胧胧。

    我大声制止着韩二财,将前日所遇之事讲了,又说:“枫树林虽被大火烧过,但我不敢确定那些舌头也被烧光了,咱们还是暂且在林子外观望一阵再说!”

    我说的是实话,可也另有打算,希望能尽量拖延一阵,说不定老烟枪他们就忽然出现了呢!在找到老烟枪他们之前,我实在不愿意与鬼见愁等人分道扬镳。

    我们找到一个低洼背风之处,捡来许多枯柴,升起来一大堆篝火。那些枯柴本就被大火烧过,犹如木炭一般,烧得很旺。

    众人吃了点东西,围坐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打发剩下的时光。

    我们又谈了一些关于韩山童墓葬的传说,鬼见愁直言里面藏着妖孽,让我们天明就迅速离开。我问他为何不去寻找他儿子,他却讳莫如深地沉默不语。

    我也不好继续问下去,只在心里盘算着明日该如何行动。就在此时,忽而听到阵阵嘶吼,一只猛兽从西边狂奔过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