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三十三章:制霸南疆(五十九)更深邃的恐怖

作者:虚无行者北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罗庇尔没有回答希艾烈的问题,半响之后,希艾烈一声苦笑:“这时候我倒是更能理解去年你和我说的话了,‘不知此身是狂是愚,唯知一路奔驰’,你已经没有退路了,然而你的心依旧坚硬如铁,你是我见过最坚定的人。”

    末了,希艾烈叹息道:“我一手提拔了你这个不知是狂是愚之人,我颠覆了改良者所辛苦缔造的局面,所以我现在拒绝向你屈服,我愿以我的鲜血去浇灌悉伯的自由之花。”

    直到这时候,罗庇尔的眼神中才再次流露出几丝人的感情,说到底没有希艾烈力排众议的提拔,罗庇尔不可能走到今天,但随即便被坚毅所取代:

    “我没有颠覆改良者的局面,而是你们已经无法应对干涉军,这才有了我的恐怖统治,我是你们孕育出的结果!如果我被可鄙的叛乱所推翻,那才真正标志着改良的结束。”

    “你和特鲁瓦这群人将会被我处死,而我又被蠹虫所杀,坚持梦想的人都已经不再,悉伯还留下的,不过是一群食腐的秃鹫,与野心勃勃的苍狼。”

    就冷弈来评价,罗庇尔这句话说的那是非常有道理,恐怖统治的根源不是在罗庇尔,而是在悉伯当前处境本身,而罗庇尔死后改良虽然没有结束,但是……

    谈话结束以后,罗庇尔下令招来卫兵,将希艾烈这些人给带了出去,之后又有八个议员或前议员要求与希艾烈有相同待遇,罗庇尔一律满足了他们,某些报纸偷偷地将这些人称之为九君子。

    季伟罗并不是九君子之一,但得知希艾烈要被处刑的时候,他不顾卫兵的阻扰而出面,到刑场给希艾烈践行:“希艾烈啊希艾烈,没有想到你没被旧贵族杀死,居然是被‘第二个季伟罗’给吊死,而我这个‘第一个季伟罗’居然还来送你一程。”

    希艾烈则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举起了杯中的酒一饮而下,作为改良者的先驱们,在断头饭之前这些待遇还是有的:“神界有一句警语,‘渡尽波劫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我们两的仇怨,就在此消弭吧,我会在下面等你。”

    季伟罗也望着隔窗的希艾烈,想起昔日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市民,满怀羡慕与理想,以做杂工的方式去俱乐部中聆听希艾烈的演讲,听他们对未来的畅想,然后是改良开始以后的分歧与分裂。

    葡月(7月)17日,希艾烈在内的九个议员或前议员在王宫前的绞刑架上被吊死,史称“九君子事件”。

    18日,艾巴克在国民议会上根据这一个月以来的事件,指责民权同盟没有从上次的分裂中吸取教训,而是成为了藏污纳垢之地,因而要求民权同盟解散。

    而罗庇尔则上纲上线,认为要清洗的不是某个个别同盟,而是整个同盟体制,罗庇尔宣称随着局势发展,同盟体制已经不适应现在的悉伯政局,所以应该给予废除,这便是《解散同盟法案》。

    《解散同盟法案》当天就在国民议会得到通过,这标志着大革命至今7年的同盟体制被罗庇尔彻底摧毁,秩序同盟、民权同盟和救国同盟这些一度耳熟能详的名词,从此也不复存在。

    应该说,对恐怖统治的那些指责,罗庇尔不是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的,比如他认为救国法官确实充斥着渎职者,因而凡是被认定违规的救国法官,一样要与他们的猎物一样,一同被拉到刑场处刑。

    但是罗庇尔之所以要加大对救国法官的审查力度,是因为他要提高救国法官的职务,以让他们更好的去拯救悉伯。

    这便是罗庇尔在获月(8月)6日通过的《获月法案》,这个法案在后世有个恐怖的称呼,“恐怖法案”。

    恐怖法案大大加强了救国法官的权力,现在他甚至可以干涉正常司法流程,以审查正规法庭中是否存在触犯叛国行为的干涉。

    而最恐怖的在于,恐怖法案的核心是“疑罪从有”,要知道,以前绞死人是需要找到证据,哪怕是救国法官瞎编的证据才可以处刑,然而现在疑罪从有了,意味着凡是没法证明嫌疑犯没有叛国,那就一律当做有叛国。

    “恐怖法案”的效果斐然,在它颁布之前,巴蒂罗斯每天有7个人会因为叛国贼被绞死,而在它颁布以后,巴蒂罗斯每天被绞死的人暴增到32个左右,这还只是一座城市的处刑人数。

    更大的恐怖,降临了。

    这些天艾丹一直夜不能寐,一方面是高兴一方面是恐惧,高兴的是艾丹和希艾烈都被处死,自己的权柄比以前更大,恐惧的是季伟罗这个“背叛了自己”(艾巴克是这么认为的)的叛徒还没死,威望还那么大,他恐惧着季伟罗哪天卷土重来。

    昨天晚上艾丹又被吓醒了,他梦见自己坐车去议会的路上,季伟罗带着军队将自己包围,然后吼出“艾巴克!你叛国的事发了!”接着不由分说,就把自己带到死者之林吊死,就像艾丹他们一样。

    一天天的失眠,最终坚定了艾巴克的决心——季伟罗必须死。

    季伟罗必须死,对于艾巴克来说这点是毫无疑问的,然而问题在于,罗庇尔会同意自己这个行动吗?

    会的吧?艾巴克嘴上这么说,然而却在没有告之罗庇尔的情况下,就开始策划谋杀季伟罗的准备。

    艾巴克心中小算盘打的可是啪啪响,在他看来,随着季伟罗跳反,同盟中他的派系已经不可靠,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无衣汉已经是此时罗庇尔所能依赖的唯一派系。

    基于这种现实,所以自己不需要通知罗庇尔,只要像杀死艾丹那样打一个措手不及,那么事后即便罗庇尔在不愿意,只剩下自己可以依赖的他也只能给这件事兜底。

    艾巴克的计划只通知了自己少数亲信,经过数天准备,在获月(8月)21日率领无衣汉对季伟罗所在的府邸发动突然袭击。

    虽然季伟罗在起初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是通过召集家丁,成功暂时抵御住了无衣汉乌合之众般的攻势。

    这种没有被授权的事情,艾巴克才不会像逮捕艾丹那样亲自出手,但是亲自带队的人,乃是众所周知的艾巴克亲信,因而季伟罗看到是对方,就知道背后指使者是艾巴克。

    “请问我究竟触犯了什么罪?你们凭什么袭击我的住所,杀死我的仆人?”战斗的间隙,季伟罗如是问道。

    对此,艾巴克亲信色厉内茬的说道:“你已经是危害国家的嫌疑犯我不需要和你解释太多,你只需要知道被吊死,就是你唯一的命运,就可以了。”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炮来了的声音,艾巴克亲信顿时大笑道:“听见了吗?大炮来了!你这嫌疑犯还不快束手就擒。”

    结果季伟罗的笑声比艾巴克亲信还要大,让他二丈摸不着头脑:“昔日我为了推翻塞利提三世,从武器库中调出大炮,如今有人为了杀我,居然也用上了大炮,看起来我也值个塞利提三世啊!”

    说罢,季伟罗不再去听艾巴克亲信的劝降,全力燃烧自己的灵力,然而在灵能炮与灵燧枪的齐射下,季伟罗与他的仆人一同阵亡,享年42岁,季伟罗死后,他的全家也被无衣汉杀死,尸体被尽数吊到死者之林上。

    为了杀死季伟罗,艾巴克连灵能炮都用上了,城中其他人自然也听到,只是就如艾巴克所规划的那样,事出突然,其他人还没做出反应之前,一切就都已经尘埃落定。

    在得知季伟罗死讯以后,艾巴克才施施然的前往罗庇尔家中,准备就此进行“解释”,说实在的,出发的时候艾巴克还有些忐忑,但是罗庇尔反应之软弱出乎艾巴克的意料,他居然全盘接受了艾巴克的解释。

    很快艾巴克就觉得自己找到了理由,季伟罗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罗庇尔还想掌控救国同盟,就只能依赖自己,所以自然要对自己有所优待,这么想的艾巴克怀着愉快的心情告辞了罗庇尔。

    之后的几天风平浪静,艾巴克却反而从中感觉到不对劲,因而警告自己的亲信们最近收敛一点,恐怕自己即将面临季伟罗余党的反扑,这不过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应该说艾巴克的嗅觉极其敏锐,但可惜他的亲信们并没有全听进去,比如艾巴克的弟弟就是如是。

    果月(9月)25日,悉伯报纸爆出了一条猛料,艾巴克的弟弟作为救国法官,居然凭借自己特权强抢人妻,一向迟钝的国民自卫军这回反应非常迅速,当天傍晚就将艾巴克弟弟逮捕入狱。

    对于艾巴克弟弟来说,这其实是天大的冤枉,强抢民女这种事情他不是没做过,但受到艾巴克警告以后,他弟弟已经很收敛了,这次不过是去找自己的情妇。

    所以被国民自卫军抓捕的时候,艾巴克弟弟一边说“我哥哥可是艾巴克”,一边说“我明明给钱了,他是我包养的,怎么能算墙插啊!”

    听到这些话,有些国民自卫军忍俊不禁的笑出来,但这不妨碍他们将艾巴克的弟弟给押送至监狱中。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巴蒂罗斯,艾巴克自然也知道了,他立刻断言道:“必定定是季伟罗党羽所做的好事,是时候再发动一场清洗了!”于是急忙准备马车去罗庇尔的住宅,准备与对方商谈对策。

    然而这个事件的主谋,其实是罗庇尔,因而艾巴克刚进罗庇尔,就如同羊入虎口一般,被等待多时的卫兵给逮捕。

    当艾巴克被迫跪下时,罗庇尔才施施然的走出来宣告他的罪行,不敢相信的艾巴克愤怒咆哮道:“罗庇尔!你居然敢杀我!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可是罗庇尔并没有理会艾巴克的咆哮,事实上从艾巴克被押送至监狱以后,到他被处死之前,都没见到过罗庇尔。

    被押送至监狱以后,艾巴克兄弟二人在短短的一晚上就被定下罪名,26日就被拖到死者之林处死,死后被万人唾骂,刚一被绞死,就有无数群众冲上绞刑架,将艾巴克的尸体给撕成碎片。

    艾巴克这个以无衣汉起家的领袖,在肆意对其他议员发动清洗以后,自己却遭到同样的命运,最终迎来凄惨的结局,享年仅30岁。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