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二十一章:制霸南疆(四十七)好梦成空

作者:虚无行者北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阿拉罗行省原属菲氩,位于吉利拉西行省的西南方,山谷行省的北方,这里虽然说是本土,但省内人口以生产原材料的农民居多。

    大革命至今已经5年,国家越来越混乱,农民生活越来越不好过,国民议会那些没给他们带来任何好处的移风易俗与激进政策,更是激起了保守农民的不满,使得这个行省的农村成了火药桶,当火药桶碰上居心叵测的贵族时,干柴烈火便一拍即合。

    阿拉罗农民暴动的导火线,是源自今年为配合马埃尔春季攻势而征收的特别赋税与强制劳役,毕竟悉伯财政从经济危机以后就没有好过,国民议会一直处于缺钱当中,这种时候还想主动发起进攻性战争,就只能让农民多做牺牲。

    农民自然是不愿意多做牺牲的,因而今年5月时在乡绅的煽动下,将税吏殴打并逐出村庄。

    起初当地的监察使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仍旧认为这不过是此时已经很普遍的农民抗税保定,因而只是派出当地驻军去“教训”农民。

    趁着这个机会,乡绅贵族将自己打扮为农民的代言人,带着混入雇佣兵的农民成功包围并全灭了措手不及的驻军。

    这次袭击之后,乡绅蛊惑说监察使必定会报复村庄,所以唯有起义才可以,早就不满国民议会的农民听了,纷纷加入乡绅的队伍,于是暴动就像瘟疫一样,从一个村庄传染到另一个村庄,如同火焰般迅速往整个阿拉罗行省席卷。

    农民暴动的消息过了些天传到山谷行省,这个原属悉伯的开拓区行省早在去年就被干涉军攻陷,如今干涉军驻扎在山谷行省的最高将领叫做祖安,他迅速意识到蕴含在其中的战机,因而决定出击。

    祖安是统治法萨的兰迪尔多家族的旁系族员,今年42岁,他虽然也可以叫做王子,但从被调到山谷行省这个地方,就可以看出他在家族中的地位。

    山谷行省这里,没什么战机,但又必须防守,防守成功了那是本分,要是失败了会被惩罚,是不折不扣的苦差事,可是以祖安的地位来说,能被调到这里当任主将,已经是最大的荣幸了。

    一直以来祖安都希望自己能成为下一个基贝隆一世,他并不是认可基贝隆一世的能力,事实上在祖安看来,基贝隆一世不过中人之姿,祖安真正羡慕的是基贝隆一世的奇遇,靠着军权从一介旁系崛起为菲比博的掌控者,祖安心向往之。

    所以在这次阿拉罗农民暴动中,祖安察觉到自己的机会,他认为这是自己出手的大好时机。

    按理来说,从山谷行省主动出军,是需要得到总部的认可乃至调军,可祖安清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总部离这里万里之遥,等这一来一回,怕是黄花菜都凉了,所以他力排众议,率领人数并不多的干涉军出征。

    此时由于阿拉罗行省的暴动,悉伯对当地的管控已经基本失效,所以被祖安轻易的潜入行省内。

    十分精明的祖安在入侵以后,扯起虎皮做大旗,声称自己只是先遣部队,干涉军的大军随后就到,很快就吸引到乡绅带着暴动农民投奔,使得祖安迅速成为暴动叛军的领袖,通过无中生有的本事,手头上拥有了一大批军队。

    不过祖安明白,局势还没有被彻底打开,因为为了防止山谷行省的突袭,马埃尔在修卡佩布防了2个军团,去年的纳苏贝战役中,正是驻扎在修卡佩的这两个军团,成功击败山谷行省的侵犯,也因此才让前任将军下课,祖安得以被替补到山谷行省。

    所以在祖安看来,只有消灭这2个军团,才能稳固自己在阿拉罗行省的叛乱势力,这也意味着悉伯不可能再在阿拉罗行省投放部队,为自己彻底搅乱悉伯后方打开局面。

    第一起阿拉罗农民暴动从3月份就发生了,5月以后愈发严重,然而修卡佩军团纹丝不动,因为这是当地驻防部队的任何,而不是自己的任务,自己必须驻守修卡佩,以防止山谷行省入侵。

    再说了,修卡佩军团并不认为,区区由乡绅率领的一群暴动农民,可以给悉伯造成多大伤害。

    并且糟糕的是,悉伯对阿拉罗行省的统治已经基本崩溃,局限在几个大城市中,而大城市对国民议会的态度也十分暧昧,这使得祖安入侵阿拉罗行省和叛军汇合以后,修卡佩军团才如梦初醒的发现大事不妙。

    驻守在修卡佩的两个军团,是军团,出于对农民的蔑视,主将决定率领23军团出征,将24军团留守在修卡佩作为最后的定海神针。

    安排好布置以后,主将就带着23军团出征,除了精锐的3千人以外,主将还有一万杂牌军作为辅军。

    对于修卡佩军团的动向,由于祖安得到了农民与乡绅的支持,使得悉伯主将从一出动开始,他们的位置就始终被祖安清楚的掌控着。

    此时祖安已经得到了家族的消息,家族表示总部目前什么都不知道,祖安清楚其中隐含的意思:

    如果自己这次对阿拉罗行省的独走能成功,那么总部就会授予自己荣誉,但要是祖安失败了,还导致自己的军队全部砸进去,那么他的政治生涯就可以提前画上句号,因此祖安只许胜不许败。

    利用悉伯主将的轻敌大意,祖安成功将他们骗入自己选定的包围圈,塔诺尔草原,祖安调集5万大军将23军团在这里团团包围。

    虽然主将因为轻敌大意而陷入包围圈,但是凭借其自身基础的军事能力,在被包围以后迅速反应过来,围绕山丘收缩防御,成功抵挡住祖安的进攻稳住阵脚,紧急修建起的简易星堡,使得缺乏灵能炮的祖安围攻了一周多,都没能啃下这个坚硬的防御阵地。

    在这一周多的时间,留守在修卡佩的24军团已经闻听被包围的消息,并接到主将支援的命令,于是动身离开修卡佩。

    此时祖安最担心的就是他们直接支援塔诺尔,自己5万大军围攻一周而无法攻下,士气已经急剧下降,要是再被对24军团突袭后路,恐怕军队会在里应外合之下崩溃。

    然而幸运的是,副将独走了,他觉得祖安全军出动,意味着山谷行省就没有干涉军的机动力量,这是自己收复山谷行省凭借军功崛起的最好机会,因而他无视求援的命令而朝山谷行省进军。

    面对23军团主将使节的职责,副将居然还大言不惭的表示,我这是要去切断祖安的后路,断开他与山谷行省的联络,迫使其解围而回师防御,这一言论气的使节破口大骂,你这是在拿23军团万人的生命为你戴上鲜血的徽章。

    24军团独走的消息传到祖安这里以后,他抓住这个机会大肆宣扬,使得23军团的士气急剧跌落,这时候祖安又幸运的切断了23军团在诺塔尔草地的水源,让他们成为断绝补给的瓮中之鳖。

    三天之后,23军团的主力倒还能守得住,可是杂牌军却撑不住了,在祖安发动的决死冲击中崩溃,溃败过程中还冲垮了23军团仍在维持的防御,祖安抓住战机挥师杀入,23军团就此大败而覆灭,主将战败时自杀殉国。

    应该说,24军团也没有想到23军团会这么快崩溃,副将敢独走入侵山谷行省的底气,是敌军主力全都被23军团拖住而牵制住塔诺尔草地,因而当塔诺尔战役结束以后,就意味着24军团成了无根之水。

    祖安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切断了24军团的后援,命令各处星堡防御,准备再来一次瓮中捉鳖。

    此时,23军团已经覆灭,阿拉罗行省全省皆叛,离24军团最近的援军,是远在纳苏贝的3个军团,这么短时间内他们是不可能到来的,因而在坚持了一个月以后,24军团也全军崩溃,副将被俘虏。

    至此,悉伯在“塔诺尔战役”中遭遇到惨痛的失败,军团全军覆没,使得再也没有能阻拦阿拉罗行省叛乱与山谷行省入侵的军队,留守纳苏贝的军团最多只能固守而已,所以在马埃尔回军之前,这里变成了祖安肆意驰骋的土地。

    这个利好消息鼓舞了乡绅们的反抗热情,一时间阿拉罗行省城城皆叛,祖安借力打力,很快在名义上就控制了大半个阿拉罗行省,手头上拥有十万大军,并将势力延伸到吉利拉西行省。

    阿拉罗行省叛乱和修卡佩军团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哈多时,马埃尔大惊失色,因为阿拉罗行省的叛乱,标志着干涉军可以直接威胁悉伯的后勤路线,一个处理不好,可能那罗以东尽数丢失,自己这支军队全部都要被锁死在那罗以东成为孤军。

    并且此时马埃尔已经围攻哈多三个多月,不能说什么成果都没有取得,但是离攻下哈多还要很久,马埃尔没有继续围攻下去的信心。

    所以在权衡之后,马埃尔无奈的放弃继续围攻哈多,只留下部分军团驻守岚朔行省,自己率领主力前往阿拉罗行省,抢先平定叛乱。

    哈多战役失败的消息传到国民议会,让诸多议员哑口无言,一些议员气愤难耐的想要让马埃尔引咎辞职,这被季伟罗给阻止,马埃尔已经执掌东线两余年,并没有犯下什么毁灭性的打错,临阵换将乃是兵家大忌。

    对于国民议会来说,6月份的阿拉罗农民暴动已经很不幸了,可是7月份的新消息却更加糟糕,这次出问题的是西线。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